一声高亢的鸟鸣出现在战场上方,一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声音传來“战斗吧,英勇的将士们,胜利将属于你们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传遍了战场每一个角落,让所有心生悲哀的战士们心头一震,突然让他们心中又充满了生的希望,

    众人只见天空中,一身五彩羽翼的巨大魔兽身上,一个身穿黑色长袍,一脸俊逸的少年,双手正缓缓结印,

    忽然天空中出现了一个数十丈大的拳头,狠狠地砸在两头五阶魔兽的位置,

    “轰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过后,原地出现了一个方圆百丈的大坑,两头五阶魔兽已经被砸成肉泥,连周围数里范围内的魔兽都震死一小半,

    只有一些三阶以上的魔兽,还勉强活着,但是已经趴在地上瑟瑟发抖,

    当尘土散去,碱水城的所有人都被眼前的状况惊呆了,

    望着那个巨大的坑洞,久久说不出话來,当他们想要寻找刚才那个身影时,发现那个身影早就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,

    赵云江看着眼前的巨坑有些喃喃的道“我沒眼花吧,这个攻击是一个少年发出來的”

    “大人您沒看错,那个人就是咱们咱们天武帝国第一侯,,天武侯”一人在赵云江身边低声道,

    “啊,我想起來了,几个月前,陛下曾经昭告天下,并把他的画像拓印过,你这么一说我想起來了”赵云江瞪大眼睛道,

    旋即苦笑道“当初陛下封他为天武侯,我还嗤之以鼻,居然封一个黄毛小子为天武侯,还以为陛下糊涂了呢”

    “原來陛下早就料到,此人以后必然一飞冲天,刚才见他的气息,只有武师修为,居然能发出地阶战技”赵云江一脸惭愧,

    因为就连现在的他,都无法使出地阶战技,否则也不用这么惧怕五阶魔兽了,

    收拾一下情怀,看來一眼还沒有从震惊中回复过來的将士们,赵云江大喝道“现在不是*的时候,如今天武侯已经将最大的威胁铲除,该是我们表现的时候啦,儿郎们给我杀啊”

    “杀啊”全军将士的士气,被叶的一言一击给提升了上來,纷纷杀向剩下的魔兽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南城,隶属天武帝国,城池实力排名第七,如今南离城前一场战争正要上演,

    不过这次战争对象不是人类和魔兽,而是自己的同类,

    平南城大门紧闭,城门外十里出,二十余万大军刀枪林立,斧钺如山,散发着无尽的肃杀之气,

    在二十万大军前方,一个巨大的木架上,一个身材婀娜的女子,被*在木架顶部,

    此时炎炎烈日正*辣的照在她的身上,柔顺的头发已经凌乱,当初莹润的嘴唇也开始干裂,双眼有些迷离的看着一个方向,脑海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,

    此人正是武幽兰,如果叶扬在的话,一定能看得出,她此时看去的方向,正是八荒城的方向,

    南离城城头上,十几个人正望着远处的武幽兰,一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女,眼中含泪对着一个中年人道“爹,难道你真的不去救姐姐吗,”

    那中年人一脸刚毅,如同刀削一般的脸颊上,浮现一丝无奈的苦楚,叹息道“不能”

    那少女顿时怒道“姐姐为了这个家族东奔西走,受了这么多苦,你们就这么见死不救,你们简直冷血无情”

    “住口”那中年男子厉声喝道“敌人明明利用你姐姐布下陷阱,就是要引我们上当,幽洛怎么可以如此糊涂,以前让你看的兵法你都看到那里去了”

    那名女子正是武幽兰的妹妹武幽洛,此时的她被父亲的威严震慑的浑身发抖,父亲一直疼爱她,第一次如此对她声色俱厉,

    但是武幽洛依旧倔强,眼中虽然留着泪,冷冷道“我不管什么兵法,我只知道她是我姐姐,就算性命不要我也要救她,就连魔兽都知道救自己的孩子,我们连魔兽都不如了吗,”

    “混账”那中年男子大怒,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一个耳光打在武幽洛俏丽的脸上,洁白如玉的面颊上,顿时留下了一个红红的手印,

    武幽洛眼中的泪水更多了,但是她毫不相让的跟着父亲对视,眼睛中全是不屈,

    中年人的手停在了半空,见女儿脸上的手印,心中忽觉不忍,深吸了一口气道“你还小,有些事情你不懂,不是所有事情,都可以任性而为的”

    沒有理会*辣的脸颊,擦掉眼中的泪水,武幽洛大声道“我是不懂,我就是不懂你们在顾忌什么,一个人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,还学武做什么,你们不去我自己去”

    见武幽洛转身要走,中年人原本的愧疚顿时转化为滔滔怒火,吼道“你给我站住”

    武幽洛冷冷的回头道“怎么,你们不肯救姐姐,还要阻止我去救姐姐,”

    “难道你看不到他们那么多人,你去了也只是送死,你怎能如此愚蠢,”中年人怒道,

    “就算送死我也要展现自己的意志与不屈,就算我死了,也好过你们这些缩头乌龟强”武幽洛冷冷的道,

    被自己的女儿*的头发倒竖,中年人怒喝道“你那不是勇敢,明知道不敌而去送死,那是愚蠢,那是*”

    “愚蠢也好,*也罢,我受够了这个沒有血肉亲情的家庭,就是死我也要跟姐姐死在一起”说完,武幽洛就要转身飞下城池,

    “混账,给我拦住他”随着中年人一声怒吼,四个武将同时出手,阻止了武幽洛的去向,

    武幽洛只有武者四重天的修为,顿时被四个武将级强者压的气息不畅,无法动弹,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小姐,我们只能奉命行事”一名武将一脸歉意的道,

    虽然武幽洛是平南王,也就是那个中年人的掌上明珠,但是为人非常谦和,

    可以说这些侍卫是看着她张大的,对她也疼爱之极,如今平南王的命令,他们只能无奈出手,

    不等武幽洛说话,外面传來一个雄厚的声音“平南王,咱们约定的时间已经到了,你总该给个回话了吧”

    平南王面色一沉,对着两军阵前的一人道“穆世雄你就不用浪费心机了,我平南城宁死也不会背叛天武的”

    那人正是南离城的城主穆世雄,穆世雄摇摇头,一脸惋惜的道“你这又是何苦呢,陛下已经驾崩,天武已经沒有任何希望了,你何必执迷不悟”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想要攻城就來吧,我看看你到底有沒有能耐拿下平南城”平南王冷笑道,

    平南城上数百架破神弩对准了前方,只待敌人上前,就将他们射程糖葫芦,

    破神弩,是天武帝国的秘密武器,杀伤力极强,只有部分势力有资格掌管,平南城正是其中之一,

    这也是穆世雄不敢强攻的原因,因为就算能攻下平南城,他们这些人也会死伤惨重,他们伤不起,

    见平南王丝毫不为自己所动,脸上有些挂不住,心中怒气陡生,阴森森一笑,

    指着木架上边的武幽兰,淫笑道“好,你平南王是硬汉子,但是不知道你的女儿是不是跟一样硬,哈哈”

    平蛮王眼中如同要喷出火一般,冷冷的看着穆世雄,一句话不说,

    穆世雄有些得意的道“你女儿身材不错,有是武将级的修为,我们想知道她到底能满足多少男人?”

    “不过你放心,我们这里有二十万将士呢,应该可以满足她了,哈哈”

    随着穆世雄的大笑,他身后的军队也开始放声大笑,有些人已经开始两眼放光看着木架上的武幽兰,

    “*”平南王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拳头,指甲已经插如肉中,鲜血正缓缓向地面滴落,

    原本在木架上发呆的武幽兰,顿时眼中充满了恐惧,死她不怕,但是这样的屈辱,简直比死还要恐怖万倍,

    如今她修为被封,全身使不出半点力道,连自杀的都办不到,

    “不”此时武幽洛已经被松开,她放声大哭,“噗通”一声跪在平南王面前,抱着他的腿,哽咽道“爹,求求你,救救姐姐吧”

    平南王轻轻将眼角的眼泪擦掉,痛苦地闭上眼睛道“幽洛,对不起,我不能答应你,我不能为了你姐姐,就放弃全场百姓的生命”

    “爹你好狠的心”武幽洛一脸悲戚的指着平南王道,

    平南王此时默然不语,任凭女儿的指责,紧咬着牙冠,控制自己身体尽量不要抖动,

    “哈哈,既然你如次不拾抬举,那就别怪小弟不留情面了”穆世雄冷笑一声,一挥手,

    身后顿时有人,将木架缓缓放下,几个人押着武幽兰來到穆世雄面前,

    穆世雄看了看平南王,又看了看武幽兰,冷笑道“你们武家的传统还真不错,生出來的女儿如此貌美,这样的女人玩起來才有味道”

    穆世雄的话,让平南城数万将士睚眦欲裂,纷纷大叫“城主大人,让我们出站吧”

    “住口,胡言乱语者斩”平南王一声厉喝,压住所有人的情绪,

    见平南王一句话,压制了所有将士的情绪,让穆世雄的计谋未能得逞,穆世雄眼神长闪过一丝狠戾,

    “既然你那么想看女儿受辱,那我就让你如愿”说完话,就要伸手去扯武幽兰的衣服,

    “咻”

    一声鸟鸣传遍全场,一头十几丈长的五彩凤雀落在地上,一身黑袍的少年,出现在众人面前,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139杀意沸腾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