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一处不知名的地下洞穴,幽暗腐朽的气息,充斥着整个空间,一面墙壁上放置着数百个的百位,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一个牌位炸的粉碎,片刻后一个长长的身影出现在排位面前,轻轻地将碎块收起,

    “又一个暗子死掉了,只是不知道这件事情会不会引起他们的注意,得让他们小心一些才行”

    长长的身影,缓缓消失,仔细看去墙壁上的排位,已经有十几个是空的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武帝都,一轮明月温柔地窥视着这座古老城池,沒有了白天的喧嚣,仿佛进入梦乡的巨兽,

    帝都中心的铭文塔上,一对年轻那女,坐在塔顶,俯瞰整个帝都,

    “真的要走了吗”蓝彩蝶轻轻的理了一下,被风撩开的头发,轻轻的问道,

    “恩,把手上的事情办完就动身,应该两三天就会离开”叶扬看着下边的风景道,

    “那祝你一路顺风吧,不过我知道,以你的性子,走到那里都会一片鸡飞狗跳”蓝彩蝶说着说着忽然笑了起來,

    叶扬有些尴尬的道“这是不能怪我,别人想打我的注意,我怎么可能老实就范,”

    “当初在考核的时候,我就看出來了,你绝对是个惹祸精,刚报给你个消息,就把南离城的人坑死一半,后來更是差点让他们全军覆沒”蓝彩蝶笑道,

    不过蓝彩蝶的话,反勾起叶扬另外一段记忆,叹了口气道“是啊,我确实是个惹祸精,自己惹了祸,却连累了其他人”

    蓝彩蝶拉着叶扬的手道“事情都已经过去了,就不要再想了,其实武幽兰就算活着,你们也未必能够在一起的”

    “这是为何”叶扬疑惑道,

    “因为你不懂女人,像我们这些世家出生的女子,我们的爱情一般有两种,一种是纯洁的爱情,一种是利益契约,当然基本全是后者”

    “她当初接近你,就肯定背负着某种使命,这是世家们用了无数年的低劣手段,但是却非常的有效,但是她后來发现自己不知不觉中爱上了你”

    “这让她产生矛盾,其实武幽兰是一个外柔内刚的人,当利益亵渎了神圣的爱情时,就注定她无法真正的和你在一起,她自己都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出现”

    叶扬摇摇头,有些茫然的道“不懂”

    蓝彩蝶道“不懂也正常,你不懂女人对爱情的看法,有时候一份有了污点的爱情,她宁愿毁掉”

    叶扬道“你什么时候成了爱情专家了,”

    蓝彩蝶浮起一丝苦涩道“从哥哥离开后,我就什么都明白了,我以一个旁观的角度明白了许多许多东西”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一直打算留在天武了吗,”叶扬不想就这个话題继续,问道,

    “恩,不离开了,我的家就在这里,我的根也在这里,我要永远守护我的家人”蓝彩蝶道,

    “呵呵,以后找一个强者,生一堆孩子,培养他们继续守护家族,”叶扬笑道,

    “我恐怕是一辈子找不到男人了,因为我要找的男人,需要像你一样强大才行”蓝彩蝶看着叶扬认真地道,

    “咳咳”叶扬尴尬的道“天武帝国的王级强者还是有很多的”

    “叶扬,跟我生个孩子吧”

    “什么,”叶扬惊的差点从百丈高塔上摔下去,

    蓝彩蝶一脸认真的道“像你这样的强者,如果跟我生了孩子,就算天赋有你一半,也足以傲视天武”

    “我不需要你负责的,只要你答应,这几天的时间就足够了”

    叶扬脸上一阵抽搐,这个主意很香艳,但是他无法接受,种子绝对不可以乱播的,

    叶扬急忙起身,逃也似的飞走了,声音远远传來“我还有事先走了,以后有空会回來看你的”

    见一句话将天无第一人吓的狼狈逃窜,蓝彩蝶发出一阵银铃般笑声,笑着笑着声音越來越低,越笑越落寞,越笑越苦涩,最后悲从中來轻声啜泣起來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平南城外,一座高山之上,两个身影立在一处绝壁之上,

    “叶大哥,这就是你当初一剑劈出來的,叶大哥你太厉害了”武幽洛俏脸微红,宛如三月桃花,眼神中全是崇拜的看着叶扬,

    看着眼前这个青春洋溢的少女,楞了半天,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,

    武幽洛笑容慢慢散去,有些不舍地拉着叶扬的手道“叶大哥,你要离开了吗”

    虽然强制忍耐,但是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涌出,只是眼前这个倔强的小姑娘,硬是让自己不发出一点声音,

    叶扬心头酸涩第一次感觉自己真的很坏,第一次为自己的多情感到可耻,惹下这么多情债,偏偏暂时无力偿还,

    伸手将武幽洛玲珑的身躯拥入怀中,轻轻地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,一句话也说不出,

    武幽洛顿时如同受了委屈的孩子,终于找到了宣泄口,抱着叶扬放声大哭,

    哭了半晌,武幽洛擦了擦略微有些红肿的美目,轻声道“爹爹说,爱一个人,就应该放手去爱,不应该束缚他”

    武幽洛轻轻抚摸着叶扬脸颊道“其实那天在城前,你为了救姐姐,向敌人屈膝的时候,我就深深的爱上了叶大哥,在叶大哥离开的这些天里,我天天想着你,就连睡梦里也能梦见叶大哥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知道叶大哥就像翱翔九天的神仙,幽洛就是一个地上的小草,我配不上叶大哥,但是我只要每天能仰视着叶大哥,就已经知足了”武幽洛将俏脸紧紧的贴着叶扬的胸膛,轻轻道,

    叶扬强忍着眼泪流出的冲动,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玉背,轻轻将她拉开,对着她的眼睛道“我说过我会照顾你一辈子的,什么神仙小草的,胡说什么呢”

    伸手轻轻的将她脸上犹如珍珠般的泪滴擦掉,郑重的道“我这次离开又不是不回來了,只是我这次离开会有些危险,你如今实力不够,跟着我们会很危险,我怕我照顾不到你,如果你受了什么损伤,你想让我疯掉吗,

    感受着叶扬轻柔的动作,听着叶扬的话语,武幽洛心中一阵甜蜜,乖巧地点点头,

    “我会努力修行的,将來实力强大了,叶大哥我真的可以跟你在一起吗,”武幽洛仍然有些不放心的道,

    小孩儿就是小孩儿,叶扬不禁有些摇头,郑重的道“等过了这段时间,我一定会回來阶小幽洛,如果办不到就让我……”

    武幽洛一只玉手急忙捂住叶扬的嘴巴,泪水再次涌出“对不起,叶大哥,我不该怀疑叶大哥,你惩罚幽洛好了,要不你打几下出出气”

    叶扬笑道“你这么乖巧,我们怎么舍得打你呢,谁要敢打你,我就跟他拼命”

    叶扬拉着武幽洛的小手,向平南城走去,

    武幽洛的声音传來“太好了,以后爹爹要是敢凶我,我就搬出叶大哥來,他说过他打不过你的,嘻嘻”

    叶扬“……”

    ,,,,,,

    天武学院,叶扬的到來引起了轰动,虽然如今天武学院的学院的学员,比以前减少了一半还多,不过依旧欣欣向荣,

    白云子和叶扬來到一间静室,听完叶扬的提议后,白云子沉默了一会儿道“如今的你确实已经不适合留在学院了,这里只会耽误你的成长,不过你要去禹州,你可要想好啊”

    “和那里比起來咱们天武帝国,简直就是穷乡僻壤的小山沟,天才辈出高手如云,恐怕就以你现在的修为,去了估计也只能垫底”

    叶扬呵呵笑道“无妨,去见识一下世面,万一被打的鼻青脸肿,我再回來好了”

    白云子无奈道“你呀,还是那副脾气,算了早就知道劝不动你,你这次去禹州,把这个东西带上”

    说完递给叶扬一个小盒子,叶扬接过小盒子笑道“难道说还有毕业证书,”

    打开盒子一看,里面是一个玉牌,玉牌上边刻着一个阶梯的图案,叶扬看看了,有些疑惑道“这怎么这么像九冥天梯啊”

    白云子道“不错,这就是九冥天梯的图案,只有通过九冥天梯考验的人,才有资格获得这个玉牌”

    叶扬不解道“我都已经要离开学院了,这个玉牌有什么用,”

    “你先坐下,我跟你讲讲咱们天武学院的來历,你就知道了”

    原來天武学院,只是一个庞大势力的一个分支,这个势力名为九冥天院,

    当年在这里建立的天武学院,并立下规矩,任何人不得违背,所以才有了今天这么死板的学院,

    但是虽有人都不知道的是,九冥天梯在建立学院的同时,就建成了,不光用于锻炼弟子,更有着一个特殊待遇,就是成功闯过天梯的人,可以凭借信物,在九冥天院可以进行一次仙池洗礼,

    据说仙池十分神秘,有仙气缭绕,其历史久远到不可追溯,只知道经过洗礼后,会让修行者的修为更加凝实,

    要知道修为越凝实,以后修行道路上走的就越远,只有坚固的根基,才能建造更高的建筑的道理一样,

    对于修行者來说,这等于是二次筑基啊,将原來的根基再次巩固,这样好事除了仙池,根本沒听说过,可以说珍贵异常,

    不过天武学院这些年很不争气,一直沒出现一个通过者,只有叶扬让这块沉睡了几千年的玉牌重现天日,

    叶扬收好玉牌,在白云子一番叮嘱下,离开了天武学院,

    “下一站,该去玉华宫了,雨晴我來了”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172离开前的准备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