随着一声怒喝,一股劲风对着叶扬的后心袭來,虽然事先有招呼,但是动作奇快,声落人到,与偷袭无异,

    “叶扬哥哥小心”

    “*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”

    一群少女见叶扬被偷袭,顿时义愤填膺,不顾少女的矜持,有点直接开始骂了出來,

    玉霜灵皇刚要结印,忽然被宫程曦拦住,笑道“放心吧,这个小子绝对比任何人都可怕,吃不了亏”

    玉霜灵皇这才放手,不过心中却更吃惊了,跟宫程曦这么多年相处下來,她还沒听说她夸过几次人呢,

    而宫程曦居然对叶扬用上了“可怕”二字,太让她震惊了,

    那白袍老者的拳头浮现出金*,对着叶扬的后心呼啸砸落,所有人顿时发出一声惊呼,沐雨晴更是焦急万分,

    “呼”

    就在拳头要触及叶扬的身体时,叶扬诡异的一下子消失了,那白袍老者的全力一击,登时落空,强大的力道将他向前带出几丈后,才收住冲势,

    见叶扬消失,那个白袍老者顿时大吃一惊,忽然觉得背后一阵冰冷,然如比洪荒猛兽盯着一般,浑身骨头发寒,登时暗叫“不好”

    刚要转身,一股强横的力道砸在他的后心上,同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“偷袭很好玩儿吗,我也试试”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一声爆响,夹杂骨骼碎裂的声音,让所有一阵牙酸,白袍老者应声前飞,口中鲜血狂喷,里面还夹杂着内脏碎块,

    被震飞的白袍老者忽然一下停住了,因为有一只有大手紧紧地你住了他的喉咙,

    一身黑袍的叶扬凝立在半空,身后长达十丈的羽翼,缓缓飘动,一只手扣住白袍老者的喉咙,犹如拎着一只小鸡一般,

    黑袍飘逸,羽翼轻展,如同九天战神一般,此时的叶扬让人感觉勇不可当,

    一直镇定自如的宫程曦看到叶扬身后的羽翼,霍然站起,一脸的难以自信,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,” 宫程曦一脸的惊疑不定,

    此时的叶扬就如同天神下凡,台下的玉华宫弟子们,一脸崇拜的看着叶扬,满脸的痴迷之色,

    叶扬冷冷的看着白袍老者,语气平静不带一丝感情的道“你辱及我的父母,该罚”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一个大而过甩在白袍老者的脸上,一声爆响,连周围的空间都跟着震颤,翻出一圈涟漪,

    那老者顿时大嘴一张,一口血水狂喷,里面混杂着几十颗牙齿,散落在地上,

    “那小子虽然口口声声谁要杀了我,但始终沒有杀机,我可以把他当成是一个宠坏了的孩子,我不跟他计较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不一样,你偷袭我想置我于死地,念在有一点渊源的份上,我就收了你一条手臂吧”

    “咔嚓”一声,白袍老者的一条手臂,被叶扬硬生生的撕下,鲜血狂喷而出,

    “呼”叶扬一甩手,将已经陷入昏迷的白袍老者扔到叶青山面前,叶青山睁大眼睛,一脸震骇的看着刚才还生龙活虎,如今已经半死不活的白袍老者,一句话也说不出來,

    另外一名紧紧地握着手中的武器,盯着叶扬,想出手但是一直犹豫不决,

    叶扬冷笑一声道“把你的烧火棍收起來吧,它给不了你什么安全感,如果敢上前一步,就让你血溅五步”

    “如果敢上前一步,就让你血溅五步”这句话何等的霸气,而且还是一位王者,对着一个皇者的威慑,一众原本与世无争的少女们,都不禁有些激动起來,

    那名皇者犹豫了许久,一滴汗沿着额头滑落,半晌后还是将武器收了起來,走到那名白袍老者面前,给他包扎疗伤,

    在场的少女们,发出一声欢呼,

    “天武侯好厉害”

    “妹夫威武”

    “姐夫威武”

    一群少女们,不停地欢呼,叫什么的都有,犹如浪潮一般,此起彼伏,

    远处的沐雨晴顿时被少女们的欢呼,弄得面红耳赤,却又阵阵欣喜,低着头有些不安地摆弄着衣角,

    “住口,一群女子,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,都回去*去”玉霜灵皇冷战脸喝道,

    众人发出一声哄笑,对着叶扬做了个鬼脸,纷纷离去,

    众人散去后,叶扬缓缓落下,走到三人面前,此时那白袍老者一脸怨毒的看着叶扬,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很不服气,你可以继续对付我,不过下次我一定会拧下你的脑袋”叶扬冷冷地看着了白袍老者一眼,

    叶扬对着叶青山道“怎么样,你还有什么话说,”

    “我无话可说,你确实很强,不过你得罪了我们叶家,这件事不会这么结束的”叶青山恨恨的道,

    叶扬笑道“无所谓,想要找回场子,随时來找我的麻烦,但是要是有人敢打我身边人的主意,那么久等着被灭族吧”

    叶扬的话很平淡,一点沒有威胁人的意思,但是却比威胁更让人感觉到恐惧,

    “好了,你们可以走了,就不留你们吃晚饭了”叶扬抬手做出了一个送客的姿势,

    看着來势汹汹,去时匆匆的三人,玉霜灵皇发出了一声叹息,她怎么也想不到,如今的叶扬已经可怕到这种程度了,

    沐雨晴拉着叶扬的手,大夸他刚才飒爽英姿,简直英雄盖世,美目之中满是崇拜之情,

    宫程曦來到几人身前,叶扬赶忙行礼,对于这个宗主级大能,他可不敢放肆,

    宫程曦倒是很和蔼,沒有丝毫宗主的架子,客气一番后,几人來到一处风景秀丽的湖畔,

    湖畔中一处楼阁中,几人相互落座, 宫程曦开口道“叶扬,以后你尽量不要让人看到你的羽翼,就算要使用,最好能改变一下长度,不要露出十丈的长度,”

    “宫主,这是为何,”沐雨晴有些好奇的插嘴道,

    “百万年前的天地大劫过后,天地异变,不管修行什么*,哪怕是天阶*也不例外,武者的羽翼都不会超过九丈”

    宫程曦丝毫沒有在意沐雨晴的插话,有些宠溺的看着沐雨晴,轻声解释道,

    叶扬一愣,顿时向脑海中的九玄道“是这样吗,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”九玄的回答差点沒让憋气过去,

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都不知道啊”叶扬有些欲哭无泪的道,

    “我应该什么都知道的,但是关于这一切的记忆,应该被封印在另外一半身体里”九玄道,

    “被封印,被谁封印,”叶扬疑惑道,

    “主人”

    “主人是谁,”

    九玄沉默了一会道“想不起來了,不过既然被封印了,就肯定有原因的,你还是不知道的好”

    叶扬懒得理会它了,费了半天口水,什么也沒问出來,对着 宫程曦恭敬道“不知道前辈能否讲述一下,天地大劫呢,”

    宫程曦摇摇头道“这关系到一定因果,你们知道的越多,就越会给你带來危险,你们只需要知道,尽快在大劫前成长起來,才能有机会保命”

    叶扬眉头一皱,这么跟狐阿姨说的一样,到底是什么东西,让这些宗主级大能,都如此忌讳,

    宫程曦看着叶扬道“叶扬本宫想求你一件事,希望你能答应”

    叶扬一愣,求我,叶扬道“宫主有什么事情但讲无妨,只要小子能做到的,不会推迟”

    宫程曦有些心疼的看了一下沐雨晴道“这件事情跟雨晴有关”

    “我,”沐雨晴有些疑惑,

    “恩,我这次出关后,准备带雨晴前往西玄域的灵天星海,你知道以雨晴的天赋,在玉华宫实在埋沒了她” 宫程曦道,

    叶扬脸色一变,还沒等叶扬说话,沐雨晴“哇”的一声大哭起來“我不要离开叶扬哥哥,我不要去什么星海,我只要跟叶扬哥哥在一起”

    叶扬一把将沐雨晴搂在怀里,轻声安慰,对着宫程曦道“对不起,晚辈做不到”

    宫程曦沒有马上说话,而是等沐雨晴哭了一阵,稳定下來道“我知道这对你们來说神残忍,但是你们有沒有想过以后”

    “叶某可以保护自己身边的人,不牢前辈费心了”见 宫程曦居然要将两人分开,叶扬心下暗怒,语气开始变得冰冷,

    宫程曦也沒有生气,依旧轻声道“你们现在一起是很开心,也许过不了几年,你们会生几个可爱的孩子,可是你们有沒有想过,也许用不了十年,大劫來临,你们只能和你们这些可爱的孩子,无奈中死去”

    听力宫程曦的话沐雨晴顿时忘记了哭泣,震惊的看着宫程曦问道“您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,”

    宫程曦抚摸着沐雨晴的头发,有些心疼的道“傻丫头,我怎么会骗你,算算时间大劫已经临近了,就看你们的抉择了”

    “宫主,要什么实力才有把握在大劫中活下來,”沐雨晴问道,

    “我只能说,宗主级在大劫中活下去的概率微乎其微”宫程曦叹息道,

    宫程曦让几人心头狂震,这大劫居然如此可怕,连宗主级强者都无法自保,

    “大劫还有多久爆发,”叶扬问道,

    “也许二十年,也许五十年,都说不准,但是百年内必然会爆发,你们将來都会很快突破皇者,寿元数百年,难道你们想等着看到自己的后代在大劫中毁灭吗,”

    沐雨晴沉默了许久,终于下定决心,拉着叶扬的手道“叶扬哥哥,让我去吧,我要努力修行,我要保护叶扬哥哥,我要永远的陪伴的叶扬哥哥,我要跟叶扬哥哥,生许多淘气的小家伙,我们一起看着他们无忧无虑的成长”

    叶扬一把抱住沐雨晴,泪水再也忍不住流了下來,撕心般的痛楚,无可压抑,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176伤离别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