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叶狂雨,谁给你这么大的胆子,敢把來历不明的人,带入家族内地,”一个让人生厌的声音传來,

    紧接着一个中年男子,出现在众人面前,此人看上去四十多岁,面白无须,给人一种极为阴沉的感觉,

    叶狂雨见到那人顿时怒道“叶建云,你少拿着鸡毛当令箭,凌天是我大哥的孩子,什么叫來历不明,”

    “呦,你不说我还沒注意,当初那个丧家之犬,居然有单子回來啊,沒死在外边真是幸运”叶建云看着叶凌天阴冷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,

    叶凌天顿时浑身一颤,拳头紧紧的握着,冷冷的看着叶建云一句话不说,

    叶扬瞄了一眼叶建云的修为,同样也是皇者巅峰,对着叶凌天道“老爹你要是想要他的命,我立刻将他斩杀”

    “不用,呵呵,他只是当初的手下败将而已,他妒忌我得到了你娘,哼,不用理会他”叶凌天冷笑道,

    见叶凌天沒有理会自己,叶建云讨了个沒趣,对着叶狂雨道“按照家族规矩,外來人等,需要经过议事堂裁定,才能决定他们是否能够留在家族,你们还是跟我去议事堂吧”

    “哼,去就去,我们会怕你,”叶狂雨对着身边的一位皇者,低声的说了几句,然后对叶凌天道“走,咱们去议事堂,放心,如今咱们家这一脉,不是谁都能欺负的”

    叶凌天点点头,跟着他向着谷内行去,

    众人前进了大约半个时辰,又出现了一个传送阵,有着四位皇者把守,

    经过一次传送之后,才算真正进入青叶谷内,谷外宛如世外桃源,谷内就跟凡人城池无异了,

    不过让叶扬诧异的是,这个城池建立在一座座大山上,所有的高楼都是依山而建,

    方圆千里,有上百座高山,被密密麻麻的建筑覆盖,叶扬第一次被这样的建筑给镇住了,

    叶凌天给叶扬解释,一座山代表着着一脉,代表着叶家的一脉分支,

    整个青叶谷的人,全部都是叶姓之人,除了中间最高的那座山脉,其他的都是分支,只有中间的才算嫡系,

    叶扬心中暗骂,都是一群神经病,这样分的越细,内部斗争就越多,哪个2b想出來的,

    不过这样倒也有好处,这样算起來血脉,就不会有近亲结婚了,叶扬心中发出一声冷笑,

    叶扬等人的出现,顿时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,有不少人都从自家窗口,好奇的看着他们,

    一行人直接走向中间一座最大最高的山峰,半个时辰后终于來到了山脚下,叶扬看着直冲天际的大山,心下冷笑,这是为了彰显自己的主导地位吗,

    來到大山脚下,进入了一个小型传送阵,直接來到半山腰,这里是一个高大恢弘的建筑,数十丈高的门头,尽显庄严,

    叶凌天深吸了一口气,对叶扬道“一会儿,进入议事大厅,一定要保持冷静,不可意气用事”

    叶扬点点头,心中暗道,只要沒人欺负咱,*嘛要意气用事,

    大门缓缓打开,众人跟着叶狂雨的步伐,进入宽阔的大厅,

    大厅内正前方,一个高高在上的位置上,一个蓝袍老者正一脸威严的坐在那里,冷冷的看着众人进來,

    在大厅的两侧,一边九个位置,分散开來,共有十八位皇者,被这么多高手盯着,无形的压力向众人涌來,

    叶扬倒是一点都沒感觉,只是静静地打量着众人的修为,两边的都是皇阶巅峰,唯有最上边的老者,气息如海身边空间不停的波动,居然是一位半步宗主,

    上方的老者,冷冷看着下边,声如洪钟道“你们今天,申请召开议事堂,到底所为何事,”

    叶建云赶忙上前恭敬道“今有一群來历不明的人,强闯外宗,杀害三位皇级长老,混进青叶谷,弟子等不敢大意,所有请诸位大人裁决”

    那位半步宗主听得脸色一沉,对着叶扬等人道“可有此事,”

    叶狂雨赶忙上前一步道“堂主大人,请勿轻信一面之词,叶凌天今天带着儿子认祖归宗,却受到了无故阻拦才被迫自保”

    “叶凌天,十几年前逃出家族,你为此杀戮家族弟子,就是为了此人,”那位半步宗主眉毛一挑道,

    “正是,此人是遭家族内部人陷害,不得不带着襁褓中的孩子逃亡,如今正是他回來了”叶狂雨道,说着还向左侧中的椅子上瞄了一眼,眼中怒火隐然,

    十几年前,叶凌天*无奈,带着叶扬逃离叶族,后來隐情被爆了出來,

    叶狂雨大怒,杀死了数十人,引起了家族震动,几乎人人皆知,同时也非常同情叶凌天,

    事后调查原來参与追杀叶凌天的人,都是叶扬母亲--叶千雪哥哥,背后下的命令,

    但是因为被叶狂雨杀了这么多人,双方都有过错,后來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了,

    但是这件事情过后,让叶千雪的父亲极度震怒,他们已经成为了全谷的笑柄,大怒之下,将叶千雪直接囚禁在山洞里,至今沒有放出來,

    如今旧事重提,顿时引起了他们的回忆,都纷纷把目光看向叶凌天,

    “噗通”叶东來跪倒在地上,对着那位半步宗主哭诉道“堂主大人,不要听他胡说八道,他们嚣张跋扈,一路杀进我家,逼着我打开传送阵,更以小儿性命威胁,我不得已才带他们进來,进來后还将我打成这样,您可要给我做主啊”

    叶东來指着自己肿得大了好几倍的脸,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道,

    那位半步宗主一愣“问道你是何人,你家又是哪里,”

    “咳咳”叶云建干咳了一下提醒道“堂主大人,他就是咱们外宗的负责人--叶东來,是叶虎副谷主那一脉的”

    那位半步宗主顿时有点尴尬,不过也怪不得他,叶东來脸肿得比*还大,认不出來也正常,

    那位半步宗主顿时冷哼一声,对着叶凌天等人道“叶东來说的可是事实,

    叶扬站出來挡在叶凌天面前,面对半步宗主,叶凌天的压力太大了,

    对着那位半步宗主不卑不亢的道“还是有我來说吧,我们父子二人准备借用传送阵來青叶谷,结果他们家三位长老和他的宝贝儿子,二话不说就下杀手,在下只能将其斩杀”

    接着一指跪在地上的叶东來道“此人眼见不敌,就引我们进入青叶谷,然后开始翻脸,并侮辱在下的父母,只好略施薄惩”

    叶扬的话,让全场的皇者们大吃一惊,他们早就感受到了,叶扬的修为只有王者二重天而已,居然能够击杀皇者,

    这时左手边坐在椅上的一位老者,一脸冷笑道“一定是用了什么上不得台面的诡异手顿而已,否则一个王者小儿,也能击杀皇者,”

    叶扬抬眼看了一眼说话的老者,见他正不屑的看着自己,叶扬眼睛一眯,

    叶凌天轻轻碰了他一下,声音有些复杂的道“那个人,就是你娘的父亲叶长亭,也就是你的外公”

    叶扬冷哼道“就是他才散了你们吧,这样的人沒资格成为我的长辈”

    就在叶长亭的话音刚落,右手边一个浓眉老者讥讽道“不管用什么手段,能连续击杀三位皇者,那也是实力,生死相搏还讲究其他,简直是笑话”

    显然这位老者,故意针对叶长亭,丝毫沒有留半点情面,

    叶凌天望着那个浓眉老者,有些低沉的道“那个人就是你的爷爷叶狂雷,为人性烈如火,他很不喜欢我的性格”

    叶扬看那了一眼自己的“爷爷”,却见他正对着自己微微点头,眼神中全是赞赏之色,

    叶扬从他的面向就能看出,这个老人绝对是正直不阿,两道浓眉直逼额角,更昭示着他是那种绝对点火就着的类型,

    回想了一下父亲的性格,确实差距太大,一个性烈如火,一个不温不火确实很难相处,

    那位半步宗主见两人针锋现对,顿时大声咳嗽了一下道“既然都各执一词,很难说到底谁对谁错,这件事先派人调查一番,再行定夺”

    那位半步宗主的话音刚落,叶长亭霍然站起來道“我反对,一个人既然已经叛离家族,就永远不要再回來了,如今还带了一个刽子手回來,谁知道是哪里來的野种”

    这几句话,让叶凌天脸色剧变,叶狂雷刚要站起來,一声狂雷炸响整个大厅,就连那位半步宗主都脸色大变“闭嘴,你要是再敢放屁,我就整死你”

    叶扬顿时被叶长亭的话,气炸了肺,浑身杀意上涌,要不是因为他是自己母亲的父亲,他早就去拍死他,

    随着内心的愤怒,全身杀意犹如实质向外扩散,体内的真元滚滚,不受控制地向外扩散,坚固的大厅地面开始,以叶扬为中心向四周龟裂,

    强横无匹的气势,向四周奔涌而去,即便是一群皇级巅峰强者,也抵挡不住,纷纷离席向后退去,

    直到他们退出数丈后,原本地上的 椅子已经被震成粉末,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叶扬,

    “嘿嘿看到了吧,这就是戮神诀,以前的你太弱了,只有通过杀戮,才能展现戮神诀真正的实力”九玄在叶扬的脑海中,得意洋洋的道,

    叶扬也沒想到,自己实力,怎么会暴涨这么多,一时间都被自己差点吓到,

    一声断喝出现大厅“小子狂妄,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,敢如此放肆,想找死吗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空间一阵扭曲,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大厅上空,此时正一脸冷厉的看着叶扬,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180怒意升腾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