话音刚落,空间一阵扭曲,一个中年男子出现在大厅上空,此时正一脸冷厉的看着叶扬,

    随着他的出现,整个大厅的空间仿佛冻结了一般,夜雨寒等人骇然发现,自己居然连一根手指都无法动弹,

    那些皇级强者见到那人出现,纷纷行礼道“见过副谷主”

    叶扬周身被空间之力固定,冷哼一声,身体一震,空间一阵抖动,居然强行挣脱了空间束缚,

    在场的皇者们都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,这个小子简直是怪物,一个王级强者,怎么会有这么高的战力,

    “我是否找死,还由不得你这么一个初入宗主境,连空间之力都掌握不了的人决定吧”叶扬冷冷的看着那人,不屑的道,

    “小子,你找死”那副谷主顿时大怒,几百年來,还沒有一个人敢对他如此无礼,

    大手一伸,空间一阵抖动,一直手掌仿佛穿越空间的距离,对着叶扬一掌拍落,

    巴掌刚刚拍出,四周的空间一沉,再次把叶扬等人全部锁死,叶扬眼中浮现出诡异的紫色,

    叶扬真的怒了,他看出來了,这个居然想一掌将自己这一群人全部拍死,这一掌沒有半点保留,

    叶扬正准备拼着受伤,先把几人送出去的时候,一声怒喝传來“叶虎你是什么东西,我的后人也是你能动的”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空间一阵颤栗,狂暴的空间之力爆发,周围的皇者都被强大的力道震飞,

    叶扬身前一个白发老者,威风凛凛地挡在叶扬身前,伟岸的身形,宛如天神降世,

    一拳挡下副谷主的一击,沒有理会一脸愤怒的副谷主,转过身來來到叶扬面前,拍了拍叶扬的肩膀道“小家伙,好样的,不愧是我叶怒的后人”

    老人一头白发,却精神矍铄,两条白眉如剑,一脸短钢髯根根如枪般挺立,威风凛凛让人心生敬仰,

    叶扬正不知如何打招呼的时候,叶凌天一脸惊恐地叫道“爷爷”

    老人听了叶凌天的称呼后,脸色一沉,骂道“你个怂包,有事都不敢认家人说,活该被人欺负”

    不过看到叶扬后,脸色转怒为喜道“不过你总算干了一件不怂的事,造出一个顶天立地的儿子,算是将功补过了”

    叶凌天顿时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忽然副谷主的声音传來“叶怒,这里是议事堂,不是你该來的地方”

    叶怒转身不屑的道“怎么,老子就是來了,你能怎么着,呸,我还沒跟你算欺负我曾孙的帐呢,怎么,想练练,”

    副谷主大怒,指着叶怒道“你身为总*,來这里是越权,你这是破坏家族规矩”

    “我呸”叶怒很沒形象的又吐了一口痰“老子破坏家族规矩又不止一回了,你能怎么着,不就是杀了几个不开眼的垃圾吗,多大点事,我今天就带人走了,我看谁敢放个屁,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拉着叶扬向外走,叶扬赶忙道“恩,等一下,我还有点事呢”

    叶扬对着叶长亭道“我要见我母亲”

    叶长亭冷冷的看着叶扬道“做梦去吧,我让你永远看不见她,小畜生”

    叶扬忽然笑了,笑的很冷“那我就强行过去,如果有谁阻拦我,我就杀了谁”

    看到叶扬的笑容,夜雨寒等人顿时浑身一冷,相互看了一眼,都看出对方眼中的不妙,

    一旦叶扬露出这个笑容,就说明叶扬的怒意,已经升腾到了极致,恐怕要出大事了,

    叶扬的话引起叶长亭一阵冷笑“小心风大闪了舌头,你可以试试”

    叶扬冷笑道“我劝你最好别试,会死人的,而且会死很多人”

    “死人好啊,死的越多越好,我喜欢”还沒等赵长亭回话,九玄嘚瑟的声音已经传入叶扬的脑海中,

    “哈哈哈,好,这才是存爷们,是男人就应该这样,千万别像你老爹那么窝囊”叶怒拍着叶扬的肩膀大笑,

    叶长亭见叶怒居然更叶扬站在同一战线,顿时不敢放肆,转身对着叶虎道“请副谷主做主”

    副谷主叶虎对着叶怒道“你这是想引起家族内战吗,”

    “内战就内战,暗地里的内战还少吗,不如干脆真刀真枪的明着來更爽快”叶怒不屑的道,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等着,既然你想对着干,咱们就试试看到底谁怕谁,” 叶虎被叶怒的态度气得浑身发抖,

    众人沒想到,本來是一件小事,居然引起了两个宗主级巨头冲突,全都鸦雀无声,

    忽然一个声音传來“叶扬之事就此作罢,恢复他叶家弟子身份,并允许其探望母亲,还其母亲自由,任何人不得阻拦,违者族规处置”

    “谷主,” 所有皇者都是一声惊呼,沒想到这么一件小事,居然连一直闭关的谷主都惊动了,

    叶怒闻言更是一阵嚣张的大笑,副谷主和叶长亭都是一脸愤怒,但是却一声也不敢吭,

    这时人们纷纷离开了议事堂,只留下叶扬一众人,叶狂雷來到叶凌天面前,

    叶凌天顿时低下了头,轻轻的叫了声“父亲”

    叶狂雷冷冷地道“在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父亲,”

    叶凌天顿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叶狂雷看着这个失散了十五年的儿子,

    十五年过去了,这个儿子已经从当初的青涩少年,已经成长到中年,而且才三十几岁就已经两鬓微斑,显然这些年吃了无数的苦,

    眼神中闪过一丝心疼,拍了拍叶凌天的肩膀,轻声道“恨我不”

    叶凌天的印象中,父亲还是第一次对自己有亲昵的动作,第一次这么和颜悦色的说话,顿时两眼有些发红道“不恨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狠,我狠你不争气,恨你一直不能像一个真正的爷们,更狠你根本沒有把我当成你的父亲”叶狂雷道,

    “当初的事情,如果你告诉了我,就绝对不会出现后來的事情,我们今天能够支持叶扬,也能够支持当初的你”

    “我们叶家的人,都是响当当的汉子,就算是拼了命也不让自己的孩子受半点委屈,但是你让我很失望,我恨你”叶狂雷有些失望的叹息道,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,

    叶狂雷的话,让叶凌天心里泛起了惊涛骇浪,他原本以为父亲一直不爱自己,才从來沒给过自己好脸色,

    他这时候才明白,父亲不喜的是自己懦弱的性格,其实父亲一直盼望着自己,有一天能够真正的成为一个男子汉,

    可是自己竟然误会了父亲,宁愿自己逃走,也不愿意将事情告诉父亲,这是一种不信任,是对亲情的一种亵渎,他深深的伤害到了父亲的心,

    看着父亲苍老的脸孔,失落的眼神,叶凌天顿时跪倒在地,失声痛哭“父亲,请原谅孩儿”

    叶狂雷轻轻擦去眼角的泪痕,将自己的儿子拉起“其实这也不能都怪你,我的教育方式,可能也不对,或者人的性格本來就是天生的强求不來”

    “看到从小胆小懦弱的你,居然能够生出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儿子,我忽然领悟了,以后好好呆着家里吧,我会努力做一个好父亲”叶狂雷拍了拍叶凌天的肩膀,仿佛又看到了当初那个年轻稚嫩的叶凌天,

    就在叶凌天父子俩解开心结的时候,叶怒一把拉住叶扬的胳膊道“别听他们爷俩婆婆妈妈的,一点都不像爷们,走,一起去接你母亲去”

    叶虎大手一挥,一股空间之力裹着众人,眼前景色一变,來到了一处洞穴前,

    洞穴不是很大,只有一丈方圆,但却处于一处险峰的顶端,终年寒风刺骨,就连叶扬的修为,來到这里都感觉周身一寒,

    叶扬等人的到來,顿时引起了四位看守的注意,不过看不到的叶怒和叶狂雷已经隐藏在虚空之中,

    四人都是王级强者,见叶扬等人到來,看了一眼他们的修为,便冷冷地道“你们是何人,这里是天牢重地,闲人速速离去”

    “我來探望里面之人,把牢门打开”叶扬努力压制着自己的激动地心,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不至于颤抖,

    “你们是何人,可有探监令,”一人不耐烦的道,

    “里面的人是我母亲,开门吧”叶扬看着黑黝黝的洞穴,内心激荡,下意识回答道,

    “*啊,那个*丢尽了家人的脸,都快关押十六年了怎么会生出你这野种”那几个人顿时嘲笑道,

    这回原本激动的心情顿时化为浓烈的杀意,想也不想一手挥出

    “嗤嗤嗤嗤”

    连续四声轻响,四颗人头冲天而起,纷纷滚落在地上,脸上嘲讽之色依旧,他们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,

    叶扬走到石洞的铁门前,一把透明长剑,缓缓自手心钻出,

    “嗤”

    一声轻响,手臂粗细的寒铁门栓,如同被切豆腐一般斩断,

    叶扬看了一下铁门,对着同样有些失魂落魄的叶凌天道“父亲,你进去吧”

    叶凌天深吸了一口气,压下激动地心情,推开铁门缓缓地走了进入,

    叶扬转头走到一边,望着远处的原野,心中无比的紧张,

    山洞内突然传來一声女子的惊呼,不久啜泣声不断传來,

    忽然叶凌天的声音自洞内传出“叶扬,你进來”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181惊动谷主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