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扬心中一紧,轻轻走进洞穴,即使面对千军万马的厮杀,他从紧张过,如今却两腿都有些微微颤抖,

    心里有一丝莫名的恐惧,又有一丝期盼的激动,终于在走进洞穴后,叶扬借着洞内微弱的光线,看见了一位被父亲抱在怀里的美丽妇人,

    长发如雪,面容因为常年不见阳光,而变得苍白,一双眼睛早已经泪水布满,正深情的看着叶扬,

    被那双眼睛看到,这样顿时心头狂跳,一种來自于血脉亲情的呼唤,來自于灵魂深处的亲近,他知道眼前之人,就是他无数次梦中出现的身影,她有一个伟大的称呼,,母亲,

    “扬儿,你是我的扬儿”叶千雪浑身颤抖,缓缓向叶扬走來,手上的脚铐,手上的镣铐发出一阵响动,

    叶千雪略微枯瘦的手,轻轻的抚摸着叶扬的脸颊,泪水泉涌,真实的触感告诉她这不是做梦“扬儿,你都长这么大了,娘对不起你”

    叶扬鼻子一酸,嘴唇颤抖,终于叫出了那个在幼时就在梦中,无数次魂牵梦绕的名字“娘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叶扬的叫声,叶千雪再也忍不住,一把将叶扬搂在怀里,失声大哭,

    叶扬被母亲搂在坏中,感觉母亲的怀抱是那么的温暖,那么的安全,不用去压抑一切,也放声大哭起來,

    如今的他终于明白,自己并不是借尸还魂,而是灵魂融合了,他就是叶扬,叶扬就是他,根本不分彼此,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叶千雪止住了哭声,轻轻拍着叶扬的脊背道“好孩子,不哭了,咱们相逢应该高兴,让娘好好看看你”

    叶扬抬起头,尽量让母亲看清自己,叶千雪看着叶扬,眼神中满是溺爱“好孩子,是娘不好,连累你跟你父亲,孤苦伶仃这么多年,你们一定吃了很多苦吧”

    叶凌天温柔地扶着叶千雪道“我们这么多年,虽然也吃了一些苦,但是比不上你对扬儿的日夜思念之苦,是我们连累了你”

    叶千雪忽然想起了什么,忽然抚摸着叶扬的脸孔,柔声道“扬儿,娘祝你十六岁生日快乐”

    “十六岁,生日,”叶扬一愣,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今天是你的生日,难道你这十六年來,你沒过过生日,”叶千雪一脸疑惑的道,

    叶扬跟叶凌天对视一眼,都沒有说话,叶扬确实重來沒过过生日,对自己的生日,也只是一个概念而已,

    “凌天,你怎么如此亏待孩儿”叶千雪有些恼怒的对着叶凌天道,

    叶凌天脸色有些尴尬,在八荒城这些年,他心中无时无刻都在念着叶千雪,又忙于叶家的生计,确实对叶扬疏忽了很多,如今被叶千雪提及,不由得赶到羞愧,

    “娘,其实我们以前都有过过的,只不过这几年,我去学院上学了,常年不在家,所以才有些忽略而已,对了娘,在这洞里沒法计算时日,您是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啊”叶扬怕叶凌天尴尬,赶忙扯开话題,

    叶千雪指着墙壁上,哪里被划着密密麻麻的叉叉,偶尔叉叉之中还会出现一个圆圈的图案,

    叶千雪轻轻地抚摸这些痕迹道“自从我被关进这里后,我就每天在日出的时候,划上一个一个叉叉,每到一年的时候,我就会划上一个圆圈”

    叶千雪微笑道“其实娘在这里一点也不苦,每划上一笔的时候,我就知道我的孩儿又长大了一点,每划过一个圈圈,我就知道我的孩儿已经长大了一岁”

    “每天看着这些笔画,我想象着我的孩儿长大了多少,每天我都会把这些比划数一遍,一天就基本上过去了”

    叶凌天二人,听得鼻子一酸,叶千雪就是这样支撑了这么多年,每天在思念中度过,难怪思虑过度,满头青丝变白发,

    叶扬轻轻地拉着母亲的手道“娘,这一切都过去了,如今我们可以开开心心地在一起了,谁也阻挡不了我们”

    叶凌天将外面的事情,大略地跟叶千雪讲了一遍,得知谷主大人,已经答应释放自己,叶千雪顿时喜极而泣,

    叶扬伸手将叶千雪的手铐脚镣全部斩断,和叶凌天二人,轻轻的拉着她,缓缓走出洞穴,

    刚要出洞口的时候,叶扬取出一把雨伞,轻轻地遮在叶千雪的头顶,以免她的眼睛受伤,

    就算是武将级强者,在幽暗的地方囚禁了十六年,冷不丁见到阳光,还是容易受伤的,

    见叶扬如此细心,叶千雪心头一暖,叶凌天更是对叶扬,挑了挑大拇指,

    夜雨寒等人在外等了半天,见叶凌天父子二人,搀扶着一位白发丽人出來,赶忙迎接上去,

    叶扬给母亲引荐了自己的朋友,叶青璇和凤清儿都是一脸绯红,芳心狂跳,

    叶千雪笑着看着两个如同脱水芙蓉一般的二人,顿时大喜,对着叶扬道“好孩子,这么快就给我带回來两个准儿媳回來,娘开心的紧”

    叶扬听得不由得一脸的得意,叶青璇和凤清儿更是脸红的跟熟透了苹果一般,担心眼睛中却满是欣喜,两人对视一眼,顿时同时甜甜地叫了声“娘”

    叶千雪顿时笑得合不拢嘴,开开心心地答应了一声,拉着二女问长问短,

    叶凌天父子二人,对视了一眼,都有些无奈,不过他们心底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了,有什么比全家团聚更重要呢,

    众人正准备下山之际,一群人迎了上來,其中一人正是叶长亭,而再他前边的是一位三十几岁,面容俊逸的男子,

    叶千雪见到來人,原本的笑容顿时消失,取代着是一片阴霾,目光中一片愤恨,

    叶长亭看着叶扬等人,眼睛中仿佛要喷出火一般,不过他沒有说话,

    当前那个面容俊逸的男子,一脸嘲讽的看着叶凌天道“当初说你是废物,你还真是废物,这么多年过去了,你的修为一点都沒长进”

    叶凌天一改往日的沉稳,冷笑道“不管我是不是废物,但是我得到了千雪的芳心,有些人岂不是连废物都不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自己心爱的女人被幽禁了十六年,自己却只能苟延残喘,这算不算废物呢”那中年男子一脸嘲讽的道,

    叶千雪冷冷地看着这人道“叶知秋,你个阴险狡诈的*,我就算受了十六年的苦,但是我的儿子已经长大成才,你有什么资格指指点点”

    叶扬眉头一皱,好好的气氛被两坨狗屎给破坏了,冷冷道“屁放完了就赶紧滚蛋“

    叶扬在來时的路上,就把大致的前因后果,跟叶狂雷都打听清楚了,这一切都是眼前这个家伙在使坏,

    原來当年叶扬的母亲,天资卓绝,容貌更是出众,倾倒了无数少年男子的心,

    眼前这个叶知秋也是其中之一,当时他的资质更是出类拔萃,同年之中几乎沒有敌手,

    可惜资质平平的叶凌天,居然偏偏俘获了叶千雪的芳心,两人逐渐坠入了爱河,

    原本叶千雪的父亲,一直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叶知秋,一方面是因为他的天赋,另一方面是因为,叶知秋出身嫡系,家族*资源强大无比,只要拉他们一把,就可以让他们受用无穷,

    所以叶长亭一直差使自己的儿子,暗中破坏二人的感情,但是沒想到叶千雪毅然在家人反对下,和叶凌天结合,并生下叶扬,

    叶长亭和叶知秋大怒,叶长亭为了讨好叶知秋,顿时将叶千雪囚禁起來,

    叶长亭更是拍出家族弟子,要暗中将叶凌天父子害死,叶凌天察觉,带着叶扬外逃,

    当叶狂雨知道这件时候,大怒之下,将叶长亭派出去的人,全部斩杀,这件事引起了轩然*,

    不过在叶知秋的父亲,也就是副谷主叶虎的努力下,逐渐平息下來,

    虽然事情过去了,但是叶长亭为了平息叶知秋的怒火,一直将叶千雪关押至今,

    所以叶扬极度反感叶长亭,这样的人简直禽兽不如,将自己的孩子都可以当成货物换取利益,

    要不是不因为她是自己母亲的父亲,他绝对早就杀了他,虽然不能杀他,但是言语上丝毫不用客气,

    叶知秋冷眼看着叶扬,眼神中杀机一片“你就是叶扬,听说你今天大闹议事堂,威风的很啊“

    “比起一些输不起,却要背后捅刀子的人,自然要威风的多”叶扬冷笑道,

    看了叶长亭一眼,继续道“比起那些,牺牲自己儿女利益,去换取酬劳的禽兽,更加威风无数倍”

    “*你找死”叶长亭见到女儿,就怒火燃烧,如果不是她,他们这一脉怎么会成为所有人的笑话,

    见如今叶扬更是不留丝毫情面的讽刺,顿时再也忍不住,一拳向叶扬砸來,

    “就凭你也敢对我大哥伸爪子,”

    叶扬沒动,一把长达数十丈的刀影,闪着寒光,对着叶长亭砍去,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叶长亭顿时被震退四五步,一脸骇异看着人群中的罗雪峰,

    “大成刀意”

    就连身为半步宗主的叶知秋,也不禁瞳孔一缩,

    “让你们滚蛋就赶紧滚蛋吧,别在这里丢人现眼,想要羞辱我们,你们还不够格”

    叶扬來到母亲身边,拉着母亲的手,丝毫沒有理会叶知秋等人,缓缓下山,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182一家团聚(四更)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