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听说了吗,连血杀门的精英弟子曹国锋都被杀了,恐怕血杀门也要疯狂了”

    “这个盗宝者真是厉害啊,先后杀了两位宗主级高手了,他真的是皇者修为,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嘛,我也在怀疑,这是不是神海门设置的圈套啊,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厉害”

    “我想我还是回去吧,我退出这场游戏了,宝贝沒见到,连命都要搭进去太不值得了”有人已经开始打退堂鼓了,

    忽然有人高叫“特大新闻,那个盗宝者已经找到了,被一众大势力高手围住了,已经插翅难逃了”

    “什么,真的假的”有人不相信,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四枫院、天宁府、血杀门、赤血教的人都在呢,高手如云,这下盗宝者绝对逃不掉了”有人信誓旦旦的道,

    “那还等什么,就算捞不到宝贝,看看热闹也好”那些打退堂鼓的武者,顿时改变了主意,纷纷朝那人描述的方向飞奔而去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密林深处一片空地上,叶扬被几十个人围住,他们大多数都是宗主级高手,气息浩瀚如海,散发着让人敬畏的波动,

    在离他们数十里外,几千个散修们,正聚集在以前,远远地看着,

    因为他们都有自知之明,有那些大势力在,不管有什么宝物都跟他们沒有半个金币的关系,

    不过这不能阻止他们看热闹的热情,自己捞不到好处,看着别人打打杀杀,也算得上是赏心悦目的美事,

    “好家伙,四个大势力都到齐了,好强大的阵容,恐怕就是教主级别的大能,被困在也难以逃脱”

    “嘿嘿,这下盗宝者要倒霉了,只是不知道最后宝物到底会归谁所有,”

    “不管谁得到,肯定最后都要经过一场大战,嘿嘿这个热闹可不得了,总算沒白來一场”

    “好强的阵容,四枫院的高振泰,天宁府的将长风,血杀门的冷一夫,还有赤血教的杜江,都是各派的顶尖高手”、

    就在他们议论纷纷之际,一个长发披肩的男子,眼睛冰冷的看着叶扬道“小子,可是你杀死了府主的公子,”

    叶扬看了他一眼,摇摇头道“我杀了那么多人,谁会记得那么多名字”

    远处的人闻言都是一愣,这个家伙还真是不怕死,居然敢这么跟将长风说话,

    果然将长风两眼杀意凛然道“手上可是有一件金丝软甲”

    “哦,想起來了,你说的是那个*啊,确实是我杀的”叶扬一脸无所谓的道,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,那你可以去死了”说完话,将长风手持长剑,狂暴的气势爆发,方圆几十里内空间宛如凝固了一般,

    叶扬心头一凛,这个将长风好强,光凭这份空间之力的运用,应该达到了宗主中期了,

    修为越高,感受的气息就沒办法那么精准了,一般一到三重天被称为初期,四到六重天为中期,七到九重天为后期,在往上被称呼为巅峰,

    叶扬以前交手的宗主都是初期修为,就连当初的魂星海也只是宗主二重天的修为,比之眼前的将长风差了许多,

    要知道修为达到了宗主级,每提升一重天的修为,都会产生极大差距,所以宗主初期跟中期,实力要相差数倍,

    叶扬正要准备迎战之际,忽然有人出手拦住了将长风,那人十分瘦削,看起來如同皮包骨,浑身上下沒有四两肉,就如同一个风干的僵尸一般,但是身上的气息极为强大,不比将长风弱上半分,

    将长风见那人拦住自己,顿时怒道“冷一夫,我天宁府与你血杀门素來沒有仇怨,你拉着我所为何事”

    “这人是杀了你们天宁府的人,但是我的师弟曹国锋也死在他的手中,如果说要报仇,也应该轮到在下吧”冷一夫毫不相让的道,

    “你这是想与我天宁府为敌吗,”将长风冷冷的道,

    “你认为是,那就是吧”冷一夫不咸不淡的道,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将长风刚要说话,一个声音插了进來,

    “在下觉得两位现在争这些根本沒必要,此人今日必死无疑,但是两位若是以为凭借借口,就能将宝贝据为己有的话,就未免太天真了”

    一个二十岁上下,面容还算俊逸,对着二人淡淡的道,此人正是赤血教的杜江,

    “杜江,你什么意思,”将长风看着杜江道,

    杜江道“沒什么意思,大家都是成年人,沒必要玩那些把戏,这个小子身上的宝物,大家各凭实力去夺吧”

    杜江的话很明显,你们不用玩什么借口,就算你有千万个理由,谁也不会看着宝物白白落入你的口袋,

    “我赞成”一个青年男子鼓掌道,此人正是四枫院的高振泰,

    杜江道“在下有个提议,不知道你们肯否采纳,”

    “说”冷一夫道,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,要不咱们就來一场公平比斗吧,刚好四个人,分成两组,两个胜者可以平分他身上的宝物,至于谁选什么,就看双方实力了”杜江道,

    杜江的意思很容易理解,大家都是名门大派出身,都是有脸有皮的人,干脆就打一场赌,

    两个人胜出后,就可以一人一件平分叶扬身上的五色玉龙涎和青铜王鼎,

    至于谁拿五色玉龙涎,还是青铜王鼎,就看他们的意愿了,如果都想选择五色玉龙涎,那么只能靠实力说话了,

    其他三人都略微沉吟了一下,觉得这个方法确实老套,但是却刚好能都解决眼前这个难題,

    毕竟大家都是名门大派,谁也不敢对谁真的下死手,否则引起宗门大战,谁也承受不起,

    于是在叶扬目瞪口呆下,四人根本无视也的存在,开始抓阄分组,

    虽然被他们四个势力的人紧紧地锁定,但是叶扬想走他们根本拦不住,不过叶扬倒是很想见识见识,青州所谓的顶尖战力有多强,

    叶扬就装做一副认命的态度,看着他们进行分组,结果分组很快完成,

    分别是四枫院的高振泰对天宁府的将长风,血杀门的冷一夫对赤血教的杜江,

    高振泰和将长风二人,缓缓飞到半空中,叶扬看了一下,他们身后的翅膀都达到五丈,

    叶扬不禁想起了当初玉华宫宫主,对自己说的话,难道自己十丈的羽翼,真的隐藏了什么秘密,

    为了这件事,叶扬特意问了九玄,但是沒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,因为九玄这一部分记忆被封印了,

    这两人显然都是旧识,对于对方的招式都非常熟悉,两人都沒动用武器,赤手空拳激战,

    虽然两人已经飞上了高空,但是两人激烈碰撞的余波,依旧将大地震裂,连远处看热闹的人,都感觉到了他们狂暴的力量,

    “好强大,不愧是大派的顶尖弟子”

    “像我们这样的修为,估计连人家普通一招都接不住”一个宗主级的散修强者,不禁有些气馁,

    那两人的实力太强大了,让他们难以望及其项背,注定他们不是一个级别的人,

    两人拳來脚往,虚空震颤,日月无光,越到后來攻击力越强,逐渐波及到了地面,人们不得不向远处飞腿,

    叶扬也赶忙装作脸上惨白,仿佛受不住那恐怖的压力,随时都会倒地一般,

    那些将叶扬锁定的强者们,不由得嘴角漏出一丝冷笑,像这样的人也能杀死宗主级强者,

    叶扬倒是不在乎他们的鄙夷,认真的看着天上的战斗,他们的战力确实比自已遇到的那些禹州强者厉害,

    天空上的两人经过半个多时辰的激烈碰撞,都开始拿出威力强大的招数,一时间场面更加激烈,

    天宁府的将长风忽然大喝一声,眉心一亮,浑身的气势急速攀登,同时后背出现了一个淡淡的虚影,对着高振泰一拳击出,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虽然全力抵挡,依旧被将长风一拳击飞,同时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,

    高振泰一脸惊异的道“你居然掌握了“神王附体”,我败给你不冤“

    “承让了”虽然将长风胜了,但是也只是比高振泰略强一筹而已,所以并不敢倨傲,

    远处众人见四枫院的高振泰,居然输给了天宁府的将长风,不由得纷纷议论,

    “两人都是傲世天骄,不过这个将长风还是技高一筹”

    “确实将长风居然掌握了“神王附体”,恐怕同阶之中,很少有人是他的对手了”

    “下一场马上就要开始了,不知道这次谁会赢,是冷一夫还是杜江,”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期待中,血杀门的冷一夫和赤血教的杜江來到了半空,两人对视了一眼,沒有多余的废话,大吼一声直接将战力提升到最高,

    他们跟前两人不同,沒有试探情节,直接全力攻击,力求数招之间,将对方击败,

    一上场就是全力施为,两人大开大合,激烈程度丝毫不逊色于前边两人,

    忽然杜江一声爆喝过后,整个人急速变红,然如浑身热血沸腾了一般,战力狂升,数招之后冷一夫落败,

    “赤血大,,法,他居然领悟了赤血教的不传之秘”

    远处有人认出了杜江的招式,那是赤血教的镇教之宝,强悍无比,

    杜江赢得了这一场的胜利,对着将长风道“将兄,你是想要五色玉龙涎还是青铜王鼎,”

    不过还沒等将长风回话,一个傲气凌云的声音传來“你不就不用争了,这两样东西都属于本座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216坐山观虎斗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