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了卡翠娜的话,叶扬道“我确实有几个问題想请教陛下,我们咱们羽族那么多成年人,孩子那么一点,”

    叶扬确实很疑惑,他來到羽族,见到十几万的大人,但是小孩子就只有几百个,这简直不成正比,

    卡翠娜叹了口气道“你有所不知,我们羽族生育能力本來就不高,后來因为生命木树出了问題,生育力就更低了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们的寿命很长,但是有时候一对夫妻一辈子,也只能生出两三个孩子,而且我们要面对敌人,有很多族人都战死了,这导致我们的人口急剧减少,再加上人类的捕捉,更加让我们雪上加霜”

    “对了,我还有一点不懂的就是为什么人类捕捉您的族人,您为什么不对他们开战呢”这个问題叶扬困扰了好久,因为在外面他就看到了,羽族中有不少宗主级强者,怎么会被欺负到这种境地呢,

    “因为太古盟约”卡翠娜想了一下,还是说了出來,

    卡翠娜知道叶扬不懂,所以将太古盟约解释出來,解开了一段让叶扬心惊肉跳的秘辛,

    原來在太古年间,也就是还要比远古时代更加久远的时代,那时候创建羽族的月神和生命树神,与人类强者签订了太古盟约,永世为友,

    这样的友好持续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,后來神魔大战之后,月神和生命树神同时陨落,再后來经过了大劫,人们已经不再记得当年的太古盟约,开始向羽族伸出了*之手,

    大劫过后,人类开始变得越來越贪婪,越來越自私与*,他们抛弃了一切信仰,只相信实力,

    于是羽族不得不躲避在月神当年开辟的世界内,也就是羽族的祖地,,生命之森,

    进入生命之森后,人类逐渐把视线开始瞄在自己人身上,不停的纷争,不停的厮杀,创建自己的势力和地盘,

    羽族原本以为避开了人类,终于可以过上与世无争的生活,结果生命之森出了问題,

    当年创建了生命之森的月神,建立这个空间的时候,居然将空间建立到了冥界的边缘,

    结果经过几百万年岁月的侵蚀,空间壁垒边的越來越薄弱,最后终于壁垒被打开,无数的冥族大军开始进攻生命之森,

    羽族之人开始拼命地抵挡,虽然消灭了入侵的冥族,但是她们却发现,无法将空间关闭,

    于是冥界这么多年了不断地入侵生命之森,羽族只能奋力抵挡,

    不幸中的万幸是,这个空间壁垒太小,无法容纳尊主以上的强者通过,否则生命之森早就被冥界覆灭了,

    但是随着冥界的入侵,冥界的污浊的死气,侵入了生命之森,让这里的植被无法结出果实,无奈之下,只能再次打开空间,向人类这边采摘,

    于是就有了后边的一切事情,但是这还不最严重的,最让羽族绝望的是,他们的信仰之神,生命树神因为冥气的污染,已经开始缓缓凋零,

    生命树神其实早已经陨落,现在的生命树神,只不过是她的一颗种子,经过多少万年,才培育出來新的树神,

    但是新的树神,还沒有真正成长起來,就开始凋零,随着生命树神的凋零,羽族得不到树神的祝福,不禁修为开始增长缓慢,就连生育力也下降的厉害,有些夫妻,甚至一辈子都无法生出一个孩子,

    这让原本生育力极低的羽族,更加雪上加霜,到了今天,原本亿万的种群,已经快要灭绝了,

    叶扬听到这些简直被惊呆了,他第一次接触这么久远的秘辛,同时也知道了,这个世界真的有神,有仙,

    叶扬对这个世界有了一个全新的了解,同时也深深地为羽族担忧,这样下去羽族灭族是必然的,

    想起这些叶扬就憋了一肚子火,羽族都已经凄惨到这个份上了,尼玛还有人去掳人家的孩子,简直连畜生都不如,

    见叶扬脸色数变,一会儿震怒,一会儿担忧,卡翠娜道“你也不用太过担心,生命树神虽然在凋零,但是只要有机会,还是可以恢复的”

    “怎样才能恢复,”叶扬急忙问道,

    “据说只有传说中的天地奇物,,不老泉的泉水,可以令树神恢复,不过这样的神物,外界已经断绝了”说完卡翠娜不禁有些黯然,

    “天地奇物不老泉,外界沒有,”叶扬喃喃念了几句,忽然道“外界沒有,那远古战场上应该有吧”

    “也许有,也许沒有”卡翠娜刚回答完,突然道“上古战场凶险无比,你不可去冒险”

    叶扬道“我本來也要去远古战场的,如果真的有,就算把远古战场翻过來我也要找到”

    叶扬的话透露着强大的自信,居然让卡翠娜原本黯然的心,忽然狂跳起來,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能找到,就拜托你了,我代表全族感谢你”卡翠娜站起身形,对着叶扬深深地鞠了一躬,这个事情太重要了,关系到全族的生死,不得不慎重,

    叶扬赶忙手慌脚乱的还礼道“女皇您别这么客气,羽族的事情就是我叶扬的事情,您放心吧”

    “对了,明天清儿就要接受生命树神的赐福了,你早点休息吧”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叶扬就被叫起來,集体赶往树神处,当叶扬看到树神时候,彻底被惊呆了,

    一株大树参天而起,笼盖來方圆千里,给人一种极为震撼的感觉,

    这就是还沒有成长起來的树神,那要是成长起來得多么恐怖啊,

    不过叶扬发现,这可大树有一大半的枝叶已经枯死,就算一些活着的枝桠也微微泛黄,一副病态,

    当叶扬來到近前的时候,十几万族人正在大树前躬身祈祷着什么,人群中间一身长裙飞凤清儿,长身玉立在树下,神圣而美丽,宛如画中仙子,

    随着一长串的祈祷结束后,真个场面一片安静,树神的身体微微抖动了一下,一个柔软的树丫伸到凤清儿的面前,一股柔和的力量,将凤清儿罩了起來,

    叶扬敏锐的察觉,一股轻柔的能量,缓缓输入凤清儿的体内,凤清儿的修为开始迅速升腾,

    直接从王者巅峰,突破到皇者,然后一路上升,

    “皇者一重天”

    “皇者二重天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在叶扬目瞪口呆中,凤清儿的修为直接提升到了皇者八重天,而且根基扎实,一点浮动的迹象都沒有,

    不光如此,原本还有些青涩的凤清儿,居然一下子成熟了许多,胸前更加挺拔,腰身更加修长,

    那枚枝桠缓缓收回,叶扬发现那枚枝桠有一部分已经开始枯萎,显然树神耗费了一定的生命力,

    叶扬不禁鼻子有些发酸,自己明明已经这么虚弱了,还要为族人祝福,

    这就好像一个得了重病的母亲,无论自己多么虚弱,都会用自己的乳汁将自己孩子喂饱,

    忽然神树一震,一把长弓,飘到凤清儿的身前,那是一把五彩斑斓的长弓,但是它的气息要比月影强大太多太多,

    凤清儿一脸欣喜的接住长弓,对着树神说來一些叶扬听不懂的语言,

    到此为止这个赐福仪式算是结束了,叶扬刚要上前去祝贺凤清儿,忽然树神浑身一震,

    又是一把弓飞出,不过这把弓殷红如血,刚一出现,就让周围的空间一阵颤动,

    所有人都是一愣,她们从來沒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一次赐福怎么会出现两把弓,

    不过那把长弓沒有飘向凤清儿,而是直奔叶扬而來,静静地漂浮在叶扬身前,

    叶扬一愣,有些不知所措,要知道赐福,是只有羽族之人,才能享受的,还沒有外人接受过,

    “叶扬,这是树神赐给你的礼物,你就收下吧”卡翠娜看着叶扬,鼓励着道,

    叶扬点点头,伸手将长弓接在手中,就在手触碰到长弓的一刻,一股信息传來,

    “请救救我的族人”

    那是一种情绪,带着迫切的希望,让人心弦颤动,

    叶扬握着长弓,他能清楚地感受到它的跳动,那是一种韵律,仿佛有生命一般,

    叶扬看着这殷红如血的长弓,他明白了,这是神树身上最宝贵的树心,聚集了它身上所有的精华,

    叶扬手持长弓,郑重的道“放心吧,只要我叶扬还活着,就不会让羽族覆灭”

    叶扬的话音一落,神树浑身的枝桠一阵轻柔的摆动,然如向叶扬道谢一般,

    叶扬的心更沉重了,他暗暗发誓,一定要让这个纯洁的种族,再次崛起,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天后,叶扬在凤清儿的带领下,來到了生命之森的边缘,那里是这片世界的壁垒,

    叶扬到來时,只见一个方圆十几丈的大洞,出现在半空中,不时地有一些身影在里面冲出來,

    叶扬仔细看了一下那些身影,他们跟人类一样,但是却高大许多,身高丈许,浑身都是腐朽的气息,宛如刚从坟墓里爬出來,

    “叶扬,好东西啊”九玄的声音从叶扬的脑海中传出,那声音让人感觉像是留口水,

    叶扬看着那些浑身长着蛆虫的冥族,叶扬一阵恶心“你口味真重”

    “别扯淡,我跟你说正事,这些灵魂的*程度,不差于恶魔,这里是*的好地方,不要错过啊”九玄正色道,

    叶扬看了一眼那个空间虫洞,好吧,既可以*,又可以帮羽族解决一部分麻烦,算是一举两得了,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222新的使命(四更)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