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叶扬以为阵图就要到手的时候,一个苍老的声音叫道“六百万”

    原本全场因为叶扬的身份,而议论纷纷的人们,忽然听到有人报价,顿时有些愕然,

    原本都沒人去理会的东西,如今叶扬叫了价格后,有人突然跟价,这不是故意找茬吗,

    不过当他们看到那个人的时候,不由得纷纷明悟,因为他们都认出了那个人,

    那是一个面容阴沉的老者,身上的长袍袖口上,绣着一朵山峰的标志,此人正是傲云峰的大长老,修为臻至宗主巅峰,

    叶扬微微用神识打量了一下傲云峰的大长老,不由得一阵冷笑,一向只有你们欺负别人,被欺负一次就受不了了,

    “八百万”

    叶扬淡淡的叫道,

    “一千万,就算找到靠山又怎么样,到了远古战场,你依旧是个死”傲云峰的大长老叫道,

    “两千万,我死不死不知道,但是如果你们的人敢惹我,那么他们就永远留在远古战场了”叶扬也不示弱,

    “三千万,哼哼黄口小儿仗着有点本事就不知天高地厚了,死在远古战场上的只会是你”

    “四千万,哼哼老棒子仗着自己的脸皮厚就倚老卖老了,不是我瞧不起你,而是我真就瞧不起你”叶扬冷笑道,

    “五千万,跟我们傲云峰比财力,简直是找死,就算这个东西沒用,你也别想得到”傲云峰的大长老不屑的道,

    “六千万,跟我叶扬比花钱,真是不自量力,老子花的钱都能将你们傲云峰淹沒”不就是吹牛逼吗,來吧,

    “七千万,你这是放屁”

    “八千万,你这是喷粪”

    两人报一句价格,讽刺对方一句,气势上谁也不输给谁,台上的人们不禁有些面面相觑,拍卖行也能拍卖的这么热烈,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知道,那个傲云峰的大长老只不过是以财压人,故意削叶扬面子,让他下不來台,

    如今天羽圣地的圣子发话了,他们也不敢直接攻击叶扬,但是用其他方法折辱一下叶扬,就算是圣地也不能说什么,

    但是叶扬也不是一个吃亏的主,你來一句我就回一句,两人骂着骂着,这个价格可以就越來越高了,

    “九千万,黄口小儿不懂规矩,老夫纵横江湖的时候,你父亲还沒出生呢”

    “一亿,你活那么大岁数,所有修为都练在那张老脸上了吧,真是英雄不问出处,流氓不看岁数”

    台上很多人听了叶扬的话,差点沒乐出來,不过畏惧于傲云峰的*,谁也不敢出声,隐忍的极为辛苦,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那个傲云峰的大长老,顿时被叶扬气得说不出话來,叶扬骂的太犀利,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骂,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我都叫到一亿了,你怎么不叫了,是不是连棺材本都拿出來也不够喊的啊”叶扬冷笑,

    “*,两……”

    那个傲云峰的大长老被叶扬气糊涂了,张嘴就要喊两亿,这下把他身边的弟子给急坏了,

    这要是喊出口,就必须得买啊,如果喊了不买,那么傲云峰的名声可就臭了,

    为了争口气,就搭进去两亿,就算是傲云峰,也有些玩不起,

    “翁兄,何必跟一个黄口小儿置气,这样显得有失身份了”一个身穿黑袍,坐在前排的一个老者道,

    还沒等傲云峰的大长老回话,叶扬接口道“是啊,争一口气就要把自己的棺材本搭进去实在不值得,免得以后暴尸荒野,你还是不要争了”

    傲云峰的大长老本來听到那个老者的提醒,顿时轻轻下來,觉得自己确实鲁莽了,

    刚要借坡下驴,如今被叶扬这么一接口,顿时上也不是,下也不是,一时间气得肺都要炸了,

    那个身穿黑袍的老者,乃是河清谷的一位长老,位高权重,跟那个傲云峰的大长老有着一定交情,

    “哼,小小年纪嘴巴如此恶毒,难道你是孤儿,这么沒教养,”那个河清谷的长老冷冷的道,

    叶扬顿时眼神一冷,缓缓走出包厢,盯着那个老者道“你妈沒教你说别人的时候,先看看自己有沒有资格,沒本事穷装什么大瓣蒜,”

    “一群欺软怕硬的软蛋,只不过宗主后期而已,我捏死你跟捏死一个蚂蚁而已”

    叶扬的声音传遍了全场,所有人都一阵骨子里发寒,这个叶扬还真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他们算是领略了叶扬的霸气,

    那个河清谷的老者顿时站了起來,对叶扬怒目而视,看样子随时都会动手,

    叶扬不屑的看到他道“还是赶紧滚回你的王-八窝了坐好吧,你要是敢动手,我绝对会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”

    太嚣张了,那个河清谷的老者顿时气的浑身发抖,不过他看过叶扬的战斗,他有祖器在手,自己确实不是他的对手,

    “齐兄,算了吧,跟一个黄口小儿计较,岂不是丢了身份”这时那个傲云峰的大长老,反过來劝解道,

    那个河清谷的老者,这才冷哼一声,坐回了自己的位置,不过人们的诧异目光,让他老脸*辣的,如今他恨不得将叶扬抽筋扒皮,

    叶扬感到了那个老者的杀机,不过浑沒在意,对着傲云峰的大长老道“老棒子,我都喊到一亿了,你可以继续了,让我见识一下傲云峰到底有多么雄厚的财力”

    “浑厚”这两个字念的非常重,而且故意拉长的音节,沒有一个人不明白叶扬语气中的嘲讽意味,

    傲云峰的大长老知道自己冲动了,如今辱人不成,反倒让别人把屎盆子扣在自己脑袋上,

    不过他还是冷哼一声咬牙道“老夫何等身份,岂会跟一个无知小儿计较,既然你喜欢就让给你好了,一亿买了个残品,真够弱智的”

    叶扬不以为意的一笑,出奇的沒有回骂傲云峰的大长老,而是带着笑容返回了包厢,

    虽然所有人都觉得有些诧异,不过好在冲突结束了,可以继续拍卖了,

    朱德贵见叶扬回了包厢,不由得暗暗抹了一把冷汗,两边都是他得罪不起的爷,而叶扬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,他真怕两个人打起來,那么伽罗拍卖行的这次拍卖会,恐怕也是最后一场了,

    也不按规矩询问了,朱德贵赶忙一锤子砸下道“一亿成交,恭喜叶扬公子,以一亿金币的价格获得了阵法宝图”

    这下不光叶扬,就连场上的人都觉得这个朱德贵太不要脸了,一亿买个垃圾,你还恭喜个毛,明眼人都能看出來,那都是人家在置气呢,

    “接下來第三件宝贝,,续魂香”

    朱德贵的话音一落,一株尺许高的小草出现众人眼前,小草很奇怪,虽然是一株,但是茂密的草叶,让它蓬松的像是一朵花,

    小草出现,一股淡淡的幽香飘來,让人心神一震,感觉精神了许多一般,

    “续魂香,又称之为续魂草,有镇定安神之功效,可以让武者心静神宁,利于感悟”

    “而它最大珍贵的地方就是,它是炼制续魂丹的主要材料,续魂丹就不需要我多说了吧,那是号称能起死回生的丹药啊”

    “废话不多说,续魂香起拍价五千万金币,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一百万金币,竞拍开始”

    “五千三百万”

    “五千八百万”

    “六千万”

    现在下边的人都是识货的人,都看出了这个续魂香的珍贵之处,不由得纷纷竞价,

    傲云峰的大长老冷冷地看着那些人疯狂竞价,一直沒有吭声,他旁边一位弟子低声道“大长老,这个续魂香可是掌门人指名要的东西,您不竞价不妥吧”

    “哼,一群乌合之众而已,真正有购买能力的也就那么几个,不急”傲云峰的大长老冷哼了一声,继续看着,

    “八千六百万”

    “九千万”

    “一亿”

    随着一亿这个价格喊出后,很多人一下沉寂了下去,这个价格已经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起了,

    一亿这个价格震慑了很多人,忽然一只沒吭声的傲云峰的大长老,冷喝道“一亿一千万”

    随着傲云峰的大长老的叫声,顿时场面冷下去不少,虽然有很多人还是有能力继续叫价的,

    但是他们顾忌傲云峰的势力,这群人出了名的气量狭小,睚眦必报,别到头來宝物沒得到,再把身家性命搭上就太不值得了,

    不过还是有一些势力有些不甘心,咬着牙喊出了价格,

    “一亿一千五百万”

    “一亿一千八百万”

    随着第一个人叫价,陆续开始有一些人不甘心就这么与宝物擦肩而过,还是提心吊胆的喊出了价格,

    傲云峰的大长老冷冷地扫了那些喊价的人一眼,那些人顿时如同被毒蛇盯上了一般,连额头上的汗都下來了,

    “一亿两千万”

    傲云峰的大长老又喊出了一个价格,不过这回场面寂静了不少,沒有人吭声了,

    那几个原本还想继续叫价的人,被傲云峰的大长老扫了一眼之后,顿时放弃了想法,

    朱德贵有些郁闷,心里早就把傲云峰的大长老的祖宗都骂了一遍,这人太不要脸了,不想多出钱就使用这么下三滥的手段,

    不过也沒办法,朱德贵只能无奈的道“这位已经出到了一亿两千万了,有沒有更高的了”

    不过下边已经鸦雀无声,朱德贵只能按规矩來,

    “一亿两千万一次”

    “一亿两千万两次”

    “一亿两千万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一懒洋洋的声音传來“一亿三千万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248唇枪舌战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