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虎莽中破拳”

    随着那个年轻弟子一声呼喝,拳头化作一道弧线,狠狠地砸向沒有半点防备的熊开山,

    “天啊,不会吧一出手就是绝招啊”

    “这个‘虎莽中破拳’可是地阶高级战技,也是他的成名绝技”

    “哎呀,那个憨厚的小子好像一点防备沒有啊,不会被一下打伤吧”

    熊开山见那个年轻弟子的一拳袭來,沒有任何的防御,任由那恐怖的一拳砸在胸口上,

    “啊”无数女弟子,纷纷花容变色,发出一阵惊呼,因为那可是宗主中期的全力一击啊,被击中的话,绝对会死掉的,

    “砰”

    沒有半点的迟疑,那个拳头带着开山碎岳般的力量,狠狠地砸在熊开山的胸口,

    不过众人想象中熊开山被打得血肉横飞的场景沒有出现,而是那个年轻弟子,闷哼一声,向后倒飞,

    那个年轻弟子就感觉自己的一拳砸在的大地之上一般,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,将他震飞,

    已经是宗主中期的他,瞬间明白了,人家是故意让了自己一拳,而且在刚才的反震之中,他明显感应到,一部分反震之力被卸去,显然是熊开山所为,

    要知道刚才他的力道极大,如果不是熊开山将一部分反震之力卸去,他就要被自己的全力一击震伤,别的不说,手臂必然会被震断,

    那样的话,就不光是受伤的问題了,在所有九冥天院弟子面前,可以丢大脸了,

    此时的他收起了之前的狂傲,來到熊开山面前深深一揖,感激的道“多谢阁下手下留情,在下感激不尽”

    熊开山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,挠着头嘿嘿的憨厚地笑着,

    虽然台下的人不明白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是他们却能看到,那个年轻弟子,全力一击打在熊开山身上,居然一点事都沒有,

    “好强啊,居然用身体硬接宗主的全力一击”

    “恐怕沒那么简单,刚才那个黑脸大汉,绝对是让了他一招,才沒让他受伤”有人眼睛很毒,看出了关键的所在,

    欧阳倾城见熊开山憨头憨脑地回到了座位,不由得一阵震惊,半晌后才道“你是妖兽之身,”

    “嘿嘿,回嫂子的话,我是远古圣熊一族”熊开山见欧阳倾城问话,赶忙恭恭敬敬的回答道,

    欧阳倾城显然被远古圣熊一族的威名镇住了,那可是远古赫赫有名的存在,不过片刻后,脸色一红,才想起他的称呼,怒道“叫姐姐,以后离那个叫孟飞的家伙远点,跟他学不出什么好东西來”

    孟飞刚刚从叶扬的打击中回复过來,忽然听到欧阳倾城的这句话,顿时欲哭无泪,这都是为什么啊,

    这就是传说中的躺着也中枪吗,为什么他叫你嫂子,你只是呵斥一下而已,而且还要把罪过推在我身上啊,

    熊开山憨厚地点点头,道“姐姐说的跟老大说的一样”孟飞顿时有一种将大地撕裂,把自己埋了的冲动,

    忽然人群中出现了一个看上去二十七八岁,留着一抹短钢髯的年轻人,对着罗雪峰道“我也是用刀的,想跟阁下切磋一番”

    “啊,那个不是排名第三的赵德祥吗,”

    “哈哈,连赵德祥都出手了,这下终于可以见识一场龙争虎斗了”

    “赵德祥可是已经迈进了宗主后期,实力绝对强悍,同阶之中,极少遇到对手”

    罗雪峰点点头,直接飞到擂台之上,当他踏上擂台的一刻,整个人就如同一把出鞘的宝刀,

    一股冷厉的刀意传遍了全场,无数天院弟子都脸色一变,汗水沿着额头滴落,

    他们都有一种感觉,一把锋锐无匹的刀锋,正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随时都会被一刀斩杀,

    赵德祥见罗雪峰释放出了自己的刀意,不由得大吃一惊,“呛”一声长刀出鞘,一股无匹的气势沿着长刀而发,堪堪架住罗雪峰的刀意,

    罗雪峰顿时眼睛一亮,出道这么长时间來,罗雪峰还是第一次遇到同样领悟刀意的人,

    只不过罗雪峰一眼看出,这个掌握的刀意只是小成,刀意全靠手中的宝刀來激发,

    此时的罗雪峰经过叶扬的点拨,已经将刀意融入了骨子了,已经到了刀即人,人即刀的大成境界,

    罗雪峰看着眼前这个刀客,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一生,当初如果不是叶扬在九冥天梯上的援手,他已经被淘汰了,只能碌碌无为的过一声,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以來,经过叶扬的不断提点,罗雪峰的修为一日千里,同阶之中,很少有人能够有资格让他拔刀了,

    遇到叶扬是他的幸运,想到这里,罗雪峰缓缓抽出背后的长刀,当罗雪峰长刀在手之后,

    整个人气势又是一变,一股冲天的刀气,仿佛要将整个世界切开一般,那是一种永不屈服,超然物外的意志,

    此时这股沛然若海的刀意,笼罩了全场,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那股斩破苍穹的信念,

    一时间所有人都心神颤抖,一些修为地的弟子们,苦苦地支撑着,仿佛自己是一叶怒海中的扁舟,随时都会倾覆一般,

    叶扬欣慰的看着罗雪峰,这个小子真的是奇才,如今已经正确的走上了刀道修行,正在向着刀道的巅峰攀登,

    此时就连欧阳倾城的俏脸上也写满了震惊,她能够感受到罗雪峰的恐怖,此时她终于知道自己冤枉了孟飞,原來猥琐的人,有时候也是会说实话的,

    “看好了”罗雪峰一声低喝过后,手中长刀向前无情斩落,不过速度却很慢,

    但是动作越慢,却越给人一种无法躲避的感觉,尤其是他对面的赵德祥,他感觉整个天地,都被这一刀封死了,上天入地无处可避,

    不过罗雪峰的一刀,并沒有完全斩下,而是停留在半空,于地面平行,但是坚实的擂台地面上,已经布满了碎裂的痕迹,

    赵德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刀,眼中的光芒越來越亮,忽然“噗通”一声跪倒在地,“咣咣咣”连磕了三个响头,

    赵德祥的动作,有人大吃一惊,他们都十分了解他,那个可是以高傲冷漠著称的赵德祥啊,

    九冥天榜上排名第三的高手,居然会对着一个比他小上好几岁的少年磕头,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,

    “感谢阁下点拨大恩,如果德祥日后有所成就,全拜阁下今日一刀”赵德祥说完话,又恭恭敬敬地向罗雪峰一鞠躬,后退几步,才转身消失在原地,

    显然众人这才明白为何,赵德祥为什么忽然会这么激动了,原來罗雪峰一刀是故意让他领悟的,

    要知道赵德祥已经是高手中的高手了,想要进步一点点,都是无比艰难,如今一下子被点明了方向,换了任何人都会跟他差不多的,

    罗雪峰回到座位后,擂台周围一片鸦雀无声,他们显然还沒有从震惊中恢复过來,

    这个时候他们才回过味儿來,原來那个一直非常拉风,非常骚包的家伙,在这群人中是垫底的存在,

    不过此时他们终于不再反感孟飞了,同时对于他的遭遇,表示深深地同情,

    一个天才级的强者,被埋在一堆怪物中,那种永远无法出头的感觉,得多么让人抓狂啊,

    孟飞看着无数人对着自己报以同情的目光,孟飞有种想哭的冲动,你们终于能够体会哥的悲哀了,这个世界里谁敢比我惨啊,

    就在孟飞自怨自艾之际,一个身影出现在擂台上,恭敬地对夜雨寒行了一礼道“我自问不是阁下的对手,不过还是希望能够得到赐教”

    來人看起來二十七八岁,一身白袍,面容英俊,腰间悬着一柄长剑,修为已经达到了宗主后期,

    “九冥天榜第二的孤云剑,也出來了,而且他居然坦然承认不是那个人对手,”很多人都十分诧异,

    要知道孤云剑比赵德祥战力还要高上一筹,是除了欧阳倾城外,九冥天院年轻一代第一高手,

    欧阳倾城身具火灵之体,有着越阶挑战的时候,一旦火力全开,年轻一代之中,沒有人是对手,

    但是火灵之体,那可是几千年都未必会出现的天灵体,凡是出现这的灵体,只要不陨落都会成为绝世强者,

    所以天院内的弟子,并沒有把欧阳倾城的名字列为第一的位置,那是他们心目中的神一样存在,

    反而将英俊潇洒的孤云剑,当成了年轻一辈地第一人,而今天这个天院第一人,居然还沒开战就张嘴承认不是对手,不禁让在场的弟子们大失所望,

    一直闭目打坐的夜雨寒,缓缓睁开眼睛,目光犹如两道利剑,扫向孤云剑,

    孤云剑顿时浑身一震,脸色瞬间苍白如纸,汗水缓缓沿着额头滑落,

    一炷香的时间后,孤云剑黯然叹息了一声道“我败了,想不到我们间的差距居然这么大”

    此时的孤云剑已经沒有了刚才的风流潇洒,给人一种极度消沉的感觉,仿佛受到了什么沉重的打击一般,

    夜雨寒缓缓吐出了几个字“藏剑于心”

    孤云剑顿时浑身巨震,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夜雨寒,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277藏剑于心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