叶扬大致分辨了一下,他们这是在深入远古战场方向,直跟到第三天,叶扬终于看到了他们的目的地,

    首先映入叶扬眼帘的是一座方圆万里的高山,立壁千仞,直入云端,磅礴大气,

    在大山的正中间,一道笔直的裂缝,将整座大山一分为二,滚滚江水,在两座大山间缓缓流过,

    还沒临近大山,一股欲刺破苍穹,斩天裂地的毁灭剑意,让人自骨子里发寒,

    在那股冲天剑意面前,所有人都像蝼蚁一般,只能生出仰视之心,半点反抗不得,

    就连叶扬刚刚望向那大山的时候,都被震住了,这是一种剑道意志,经过了无数年后,依旧沒有被磨灭这斩出这一剑的人,得多强啊,

    叶扬看了一下地图,确定了一下坐标,这里被标注过的,名为天剑峡谷,是远古战场中相对比较安全的地方,

    后世的人推测,这应该是一位远古剑圣临死前劈出的一剑,其中蕴含他一声的剑道意志,故而万古不灭,

    这里成为了所有剑修们进入远古战场的必经之地,因为能够在这里感悟远古剑圣的意志,哪怕领悟一丝丝,都能够受益无穷,

    而且这里被剑圣劈开的岩壁上,生长出了一种奇异的神草,名为天剑草,里面蕴含精纯的剑意,能够帮组剑修更加快如的参悟剑意,简直是无价之宝,

    叶扬望着山脚下数千各派弟子,不禁恍然大悟,难怪过來的时候,见到所有人,都是腰悬长剑,原來都是剑修,

    叶扬神识放开,见那数千弟子中,正沿着峭壁连绵而上,有的在山脚下打坐,有的略微偏上,连绵了数千里,

    而其最前方有两个人,已经到达了半山腰,两人相距数百里,

    叶扬望着那两个人不由得笑了,因为他认出了那两个人,下边的个一正是夜雨寒,此时他正闭目打坐,

    而在他前方四百多里的地方,则是一身黑色斗篷,面容阴森的黄无涯,

    忽然前方一阵狂风从峡谷吹过,十几片如同长剑形状的草叶向外飞出,顿时引起下边所有人的一阵惊呼,

    黄无涯冷冷地盯着前方,见那几片叶子在身前飞过,一只手小心翼翼地伸出,急速地在空中一阵抓取,共有四枚天剑草被他收取,

    叶扬眼睛一眯,因为他看出了黄无涯收取天剑草的时候,那只手臂,居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切开的一道小小的伤口,

    剩下的天剑草继续向下方飞去,夜雨寒睁开眼睛双目如电,右手连探,顷刻间抓住了三颗天剑草,便力竭而衰,只能眼看着剩下的几颗天剑草向下飞去,

    下方的剑修见天剑草出现,急忙伸手抓取,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手掌还沒触碰到那枚天剑草,整条手臂齐肘而断,如同被利刃切割过一般,

    那人顿时发出一声悲呼,不过还是一咬牙,伸出另外一只手,在空中一捞,终于捞到一颗天剑草,

    原來是半山腰,剑道意志极为恐怖,山谷的狂风挂出,经过山谷后,沾染的剑道意志,如同一条条看不见的风刃,锋利无比,

    不然的话以黄无涯的性格,怎么肯能让这么多的肥肉在自己眼前飞走,实在是劲风太恐怖了,无力吞独食,

    虽然天剑草是至宝,但是所有人见此人如此狠厉,不禁心下佩服,

    下边的人也纷纷捞取,不过越往下人越多,虽然劲风到了下边以后,威力减少了许多,成功率很大,

    但是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几十人占据,有的人手刚刚捞到那颗天剑草,一把长剑直接将他的人头斩下,将天剑草夺走,

    下边每次天剑草出现,都出现异常混乱,如今连绵的山体上,全部的都是血迹,而尸体早被抛入了下边滚滚江水之中,

    叶扬看了一眼黄无涯,见他正双眼冰冷的看着夜雨寒,一抹杀机浮现在脸上,

    知道这个家伙是在妒忌夜雨寒,论修为夜雨寒不如他,但是论到剑道修为,夜雨寒要甩他几条街,让他生出了妒忌之心,

    尤其夜雨寒收取天剑草之时,从容淡定,显然感应到了无形罡风所带來的威胁,提早避开了,这是他无法做到的,

    看着黄无涯脸上浮现的杀意,叶扬心中一动,找了个沒人的地方,悄悄将自己的老行头换上,

    穿上一身紫衣,又恢复了一副鼻孔朝天,眼高于顶的德行,想了想将一把祖器级的长剑背在背后,这把祖器长剑是神拳门少门主贡献的,如今在背后看,还别说,真有一代高手的风范,

    这人靠衣裳马靠鞍,一看长相二看穿,有着一把祖器傍身,风度都被提升了许多,

    照照镜子,吊了两下嗓子,觉得自己做的万无一失了,终于如同腰里别个扁担一样,一步三摇的向天剑峡谷走去,

    如今天剑峡谷的下方,正发生一场对持,一个人尸体躺在地上,鲜血横流,

    “你们妖族简直欺人太甚,真的是想与我们紫风圣地开战吗,”一名紫风圣地弟子厉声喝道,

    如今紫风圣地弟子,只有五个,而且还要包括地上,已经在阴间上班打卡的那位,

    而他们对面则共有十一人,他们全部对是天狼一族、和青蛟一族的强者,其中天狼一族的一位强者手掌沾染着血迹,正缓缓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,一脸不屑的道“开战就开战,你们紫风圣子的叔爷,杀了我们那么多人,难道你们真以为,我们会这么算了,”

    “*,我们圣子都说了,那个人不是我们紫风圣地”那个紫风圣地的弟子大声道,

    “*,玩这种把戏骗谁呢,那我现在杀了你们的人,你们也可以找我们的少主,我们的少主也说我不是天狼一族的人,不就什么事都沒了,”那个天狼一族的强者不屑的道,

    “你这是强词夺理”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,我们就是强词夺理,而且我们还抢了你们的天剑草,你们能怎么样,”天狼一族的强者一脸得意的道,

    原來就在刚才,紫风圣地的一个剑修,侥幸得到一颗天剑草,结果刚拿到手,就被一位天狼族强者偷袭致死,天剑草也别夺走,

    双方顿时剑拔弩张起來,不过紫风圣地的人数,明显比对让少太多,占据劣势,

    “哼识相的赶紧滚蛋,否则你们就把命留下吧”那个天狼一族的强者嚣张的道,

    他的话引起身后队友们一阵哄笑,嘲讽之意溢于言表,四个紫风圣地的弟子,顿时气得头皮发炸,却不得不忍着,

    “你们给我们等着,我们圣子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”那个紫风圣地的弟子,狠狠地道,

    就在他们准备离开之际,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來“靠人,不如靠自己,就我那个孙子,你们就别指望了”

    一句话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,把目光从两个势力上移开,看着远处那个拉风的身影,同时一声惊呼“紫衣人,”

    叶扬迈着四方步,在所有人的注视中,來到众人面前,

    “啪”

    一耳光扇在那人脸上,大骂道“什么紫衣人,老子有自己的名字,记住了老子名叫姜太祖”

    狂傲的声音响遍了全场,顿时让所有从震惊中反应过來,这个挑破天的紫衣人出现了,

    “*,你是杀了我们的人,”还沒等那个被打的无辜弟子现身,那个天狼一族的强者,顿时双眼冒着狠光,随时都会扑上來,

    叶扬却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,指着那几个紫风圣地的弟子,破口大骂道“看你们那点出息,把紫风圣地的脸都给丢光了,你们怎么对得起你们的*,怎么对得起你们的列祖列宗,你们怎么对得起我”

    那四个人被骂的有些嗔目结舌,一时间脑袋发蒙,面对“暴怒 ”叶扬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,

    “平时欺负一些小虾米有什么意思,要欺负就欺负大的,这样才有挑战性,你们是在让我太失望了”叶扬一副怒其不争,口沫横飞的骂着,唾沫星子如同秋雨一般,喷了他们一脸,

    不过他们还不敢去擦,因为他们不敢确定这个人的身份,因为他自称姜太祖,那可是跟掌门姜太虚一个辈分,确实是江逸风爷爷辈的,

    因为紫风圣地双江两支,一个是江姓,一个是姜姓,让他们一时间分不清真假,

    “咳咳,前辈,能不能告诉弟子,您是哪一脉的”那名弟子再沒搞清楚之前,还是小心谨慎的打探一下,

    “姜太虚是我堂哥,姜玉谣是我表姐,怎么你这是在质疑我身份吗,你*是谁,”叶扬不悦的问道,

    那人一听到姜玉谣,顿时对他的话信了几分,因为姜玉谣是圣地大能,外界无人知道,

    “小人是四长老的弟子李向东”那名弟子赶忙答道,

    “哼,江别常这个老色棍,他今年刚娶了第十四房老婆,还是他的表妹,别学那个沒出息的老货”叶扬一脸厌恶的道,这些内容都是通过小天读取过來的,对方一点都不知道,

    李向东顿时再无怀疑,连这么秘密的事,都知道绝对是真正的圣地之人,别人冒充不來,赶忙跪下失礼道“弟子见过祖爷”

    叶扬这才满意地微微点头,大咧咧的道“起來吧,以后遇事不要怕,有祖爷给你们撑腰”

    还沒等李向东等几人回答,一旁被晾了半天的天狼一族强者顿时大吼一声“去你玛的祖爷,给我去死”

    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,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!

章节目录

灵武弑九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笔趣阁只为原作者平凡魔术师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 303紫衣又现,灵武弑九天,笔趣阁并收藏灵武弑九天最新章节 伏天记笔趣阁最新章节下载